变身女友

的人

王 鑫

变身女友

陈青是个优秀的男人,风趣、体贴、有点小钱,并且品位不俗。这样的男人注定要成为情场高手。陈青也的确有一套本领,能吸引住所有他看上的女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叫白雨,两人只认识了三个多月就同居了,不过最近陈青觉得他的女朋友有些奇怪。

白雨住在陈青给她租的一套公寓里。陈青平时很忙,一周只有两三天住在家里。这天,白雨突然给陈青打电话,让他回家一趟,当时陈青正忙着和公司一个新来的女职员调情,接到白雨的电话自然不快,然而听她的语气仿佛有什么大事发生,陈青便答应下班回家。下班后,陈青刚一进家门,白雨就扑到他怀里,脸色煞白地说:“你回来住吧,我害怕。”陈青问:“害怕?”白雨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说:“这房子……闹鬼。”

陈青当然不相信闹鬼这种事,他觉得这可能是白雨为了把他留在身边耍的小伎俩,但那天他还是留下陪白雨。夜里,陈青在梦中隐约听到一阵歌声,那是个柔柔细细的嗓子,低低地唱着《月亮代表我的心》。陈青猛然清醒过来,只见白雨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醒了,正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望向客厅,那低柔的歌声正是从客厅飘来的。陈青又听了几句,像被针扎了一样从床上弹起来,他一口气跑到客厅里,发现那声音是从桌子上的一台老式录音机里传出来的。他关掉机器,拿出里面的磁带,又跑回卧室。他举着磁带问白雨:“你这是做什么?”白雨看着陈青咬牙切齿的样子,还没说话先掉下两滴泪来:“这磁带不是我放的,我……我说了这屋子闹鬼,你还不信……”陈青一下子僵住了。

《月亮代表我的心》这首歌是陈青的前女友常丽丽最爱唱的,两人分手后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当年陈青向常丽丽摊牌,说自己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常丽丽开始还纠缠了几次,后来就杳无音信了。常丽丽的失踪对陈青来说无所谓,因为马上又有别人填补空位,比如白雨。可这歌声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陈青百思不得其解。

接下来几天,那歌声总会在夜里自动响起,不管陈青把磁带扔到什么地方,一定会有一盒新的磁带在夜里咿咿呀呀地唱起那首歌。这样的日子太难熬了,陈青打电话找来了房东。房东是个面善的老头,总是笑呵呵的,当初陈青决定租他的房子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脾气好、人又爽快,很多条件陈青一说他就答应了。

听了陈青的描述,房东的笑容里多了一份防备,他警惕地问:“你们不是要退房吧,合同上讲好半年为期,中途退房我是不还押金的。”陈青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这台录音机能不能处理掉。”房东说:“这东西早就坏了,搁在这里也不占什么地方呀。”陈青听了这话,顿时一惊:“什么?录音机是坏的?”房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给录音机插上了电,果然,不论怎么摆弄,那东西都顽固地一声不吭。陈青颓然地坐进沙发里,房东趁机告辞了。自始至终,白雨都在旁边静静听着两人的对话,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说也奇怪,自从陈青天天回家,过了一段时间,那奇怪的歌声渐渐消失了。陈青本就是个心不细的大男人,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可这事仿佛给白雨留下了后遗症,她总是心神不宁,像一只胆小的猫一样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看着她日益消瘦的小脸,陈青有些心疼,他决定带白雨出去玩一玩,或许轻松的氛围能帮她忘了这段时间发生的怪事。

这天,陈青说要带白雨去朋友开的酒吧消遣,当时,白雨刚接完一个电话,她听了陈青的提议,关掉手机,说要打扮一下再出门,接着就一声不响地走进洗手间。陈青看了两份报纸,白雨才装扮一新走了出来,只见她上身穿着米白色的露肩针织衫,下身一条鱼尾裙,飘逸的长发吹出了妩媚的波浪,一点也不像她平时天真的模样了。陈青看了白雨一眼,怔了一下,这打扮活脱脱就是当年常丽丽的风格!陈青勉强笑笑,说:“换个装束也换个心情,不错。”

来到酒吧,陈青的朋友见了白雨,全都背地里和他说:“你小子,这未免和上一个也太像了吧。”大家闹着让白雨唱首歌,白雨羞涩地推辞了一番,最后竟拿着麦克风面无表情地清唱起来:“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所有人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月亮代表我的心》是常丽丽最喜欢唱的一首歌,过去常丽丽和陈青出来玩,每次都会唱这首歌。陈青愣愣地看着台上的白雨,像不认识似的。刚经过了那样的怪事,她怎么还有心情唱这首歌呢?

变身女友

从酒吧回来后,白雨彻底变了,她把所有的牛仔裤、T恤衫都锁在柜子里,却买了一大堆宝姿的裙子。本来素面朝天的她竟然成了美容专家,每天贴着面膜像鬼一样在家里飘来飘去。陈青说:“其实你还不用保养,这么年轻呢。”她却看着陈青,幽幽地说:“不用你管。”现在她和陈青说话都是这个样子,绝对不会像原来小女孩撒娇一样,甚至有时候陈青故意找茬吵架,她都一副懒得理你的冷静模样。陈青不禁又想起了常丽丽,常丽丽就是这么一个冷冰冰的人,自己就是厌倦了她的那种理性才提出分手的。他又想起自己刚认识白雨时,她穿着吊带衫和牛仔热裤,说起话来像机关枪似的,眉眼间全是笑,这种热情使陈青对她多留了一份心,可现在呢?陈青觉得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乏味单调,可他却不想再出去拈花惹草。他想,一定是前一段时间的事情让白雨受了惊吓。除了给她更多关心,让她慢慢淡忘那件事,陈青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陈青想象的那样好转,白雨的变化更加变本加厉。这天陈青回到家,开门就闻到一股烟味,白雨正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呢。以前白雨是从来不吸烟的,连陈青抽烟她都要制止,说对身体不好。陈青上前掐掉她的烟,他觉得有必要和白雨谈谈了,他问:“小雨,你知不知道我最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白雨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你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陈青又说:“小雨,我觉得你变了。”白雨突然站起来,恶狠狠地朝陈青喊道:“我变了?我变了还是你变了?”

陈青一下子懵了,他想起和常丽丽分手的时候,常丽丽也是这么吼他的。白雨走进卧室摔上门,陈青坐进沙发,从烟盒里抽出支烟,他刚要点着,突然发现手里的香烟竟然是常丽丽最常抽的牌子。陈青脑袋里突然冒出个荒唐而可怕的想法:白雨正在一点点变成常丽丽!

有了这种想法,陈青对白雨的一举一动加倍留心。白雨明明不近视,最近却突然戴起了一副平光玳瑁眼镜。白雨本来喜欢口味重的食物,最近做的菜却都像没放盐。白雨本来喜欢玩电脑游戏,现在的休闲活动却变成了看书……每发现一处变化,陈青都心头一紧,那些都是常丽丽才有的习惯。联想起前一阵家里发生的怪异事件,陈青心里泛起一阵阵凉意。白雨确实在变成常丽丽,这太荒唐了,可又有什么能解释这一切呢?

陈青的心中结了个大疙瘩,他不知道白雨或者常丽丽要干什么,他甚至不敢表露出自己的疑惑。陈青开始害怕回家,害怕看到白雨那张涂着粉底的脸。这天,他跑到朋友的酒吧去买醉。朋友调侃怎么最近不见他换新面孔,陈青叹气,跟朋友说起他的疑惑。朋友听完后却不以为然地哈哈一笑,问他是不是“坏事”做多了,心虚产生幻觉了。

终于,陈青鼓起勇气要和白雨分手。不管她变成谁,总之一分手她就成为陌生人了,也会像常丽丽一样消失在茫茫人海里。她一个小女人,我怕她什么呢,陈青这样给自己打着气,便拨了白雨的电话,提出了分手的要求。白雨听后很平静,她只说,下班后回家一趟吧。本来陈青想回绝,可白雨把电话挂断了。陈青想:回去就回去吧,也好让一切有个了结。

家里,白雨坐在餐桌旁,烛光映着她的脸,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一瞬间让陈青觉得无比陌生。陈青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故作轻松地说:“小雨,又做淡了。”白雨看着陈青,微笑着说:“没想到我们还是分手了。”她拿起面前的红酒,专注地看着那瓶浓郁的液体,自言自语地说:“你看,这是你刚认识我时送的生日礼物,我都没舍得喝。今天我们把它喝了,好聚好散。”听白雨这样说,陈青微微有些心酸,他想了想说:“小雨,你一直都没问我为什么要和你分手。”白雨轻轻摇了摇头,说:“很多事情没必要追究得那么仔细。”白雨给两人的杯子倒上酒,举到陈青面前:“来,为我们曾经爱过,干杯!”

变身女友

一天后,两人的尸体是房东发现的,房东在派出所做笔录时再也不见一脸的笑,他喃喃地说:“怎么会呢?前一阵他们说要我把那录音机处理了,今天邻居家孩子来玩,说他学修电器呢,看看能不能给我修好了。我敲门也敲不开,正好有把备用钥匙,我就想进去把录音机拿走,谁知道……怎么会呢?”

白雨的密友哭着对警察说:“白雨早就知道她男朋友出轨了,可能是哪个看不惯陈青的人告诉她的。她还跟我说,她做了好多努力,改变自己,想挽回两人的关系,但他就是越走越远,可是……小雨也不至于下毒啊,她前几天还告诉我,她已经想通了,为了一个男的,她怎么能杀人呢?”

陈青的朋友说:“陈青的确挺招女人喜欢,不过确定了关系后他还是挺上心的。前几天他还到我这来喝酒,愁眉苦脸的,说他和白雨出现了问题,我还没看见过他对哪个女的这么上心呢。那女的我也见过,文文静静,不像个狠角色。不过这世界上的事,谁说得准呢?”

这似乎就是真相了。

可我知道,这并不是。我是谁?我就是那个半夜潜入房间把录音机弄出声响的人,我就是那个打匿名电话告诉白雨她男朋友有外遇的人,我就是那个打电话指导白雨一点点变成常丽丽的人,我告诉白雨那才是陈青喜欢的类型,我就是那个在白雨的红酒里投毒的人。我为什么这么做?我的女儿常丽丽死了,她本可以好好地生活,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的抛弃。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去找他,但我知道,她心里苦极了,所以她需要一段旅行来忘记那个男人的背叛。在去大理的途中,她就那么直直地撞到那辆货车上去了……她就这么走了,临走还带着对那个男人的怨恨。我也恨这个男人,我要给他点教训。我把房子租给这个男人时,脸上布满了笑容,可谁知道,我的心里老泪纵横。对了,忘记告诉你,只有我有那套房子的备用钥匙,我就是那套房子的主人……

(杂志库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07就上zazhiku.cc)

(题图、插图:谭海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