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命小黑屋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02:12 来源: 广东信息港

一、不在服务区    午夜,叶枫好不容易从设置了一小时三千字的小黑屋码字软件里解脱,可是心情依旧烦闷。辗转难眠,索性起了床,走到寝室楼顶去透气。住他隔壁的辛弦也在,蹲在楼顶边缘,举着望远镜,聚精会神地在望对面女寝室。叶枫上去询问,猝不及防的辛弦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嬉皮笑脸道:“在看你的心上人,柳——丝——丝。”  柳丝丝是叶枫班上的班花,因为长得太出众,去年班上还有个与叶枫同寝室的男生暗恋她,后来那个男生不知何故退了学,叶枫才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虽然如此,叶枫还是经常有些神经质,就在今天白天,叶枫还莫名其妙地吃辛弦的醋,和柳丝丝大吵了一架。  看着辛弦的一副无赖相,叶枫窝了一天的无名火又窜了起来,猛冲过去抢望远镜。扭打时,辛弦突然一失足,从楼顶直坠而下。  愕立片刻,叶枫不敢去看,慌乱地逃回了寝室。  第二天,楼下只有一滩怵目惊心的血渍。  晚上,叶枫在网吧上网时,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出来见我!”发件人是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会儿,叶枫心神不定的走了出去。  街上只有一些鬼魅似的枯叶在随风翻滚,冷冷清清,寂静幽寒,偶尔,远处有“呜呜”的渗人狗哭声,断断续续隐隐传来。  想起近社会上正在流传着狂犬病之说,叶枫越发听得心情烦闷。正纠结,一件黑乎乎的东西忽然从天而降,紧紧缠住了他的头,化成千丝万缕,麻酥酥直钻五官。他吓得魄散魂飞,手忙脚乱地扯下,一看,却是一个乌黑的长发发套。  夺!一人突然从路边的大树上跳下,环抱双臂,神情怪异的看着叶枫,看得他全身发冷,如见鬼魅。  站在面前的人竟是辛弦,昨晚死不见尸的辛弦!  辛弦弯身拣起发套,嘶哑着声音道:“这可是柳丝丝货真价实的命根子。”  叶枫闻言一震,想到柳丝丝今天没来上课,越发惊疑不定:“什么命根子?你……你的声音怎么了?”  “唉,感冒了!昨晚,我在下面好冷啊。”  “你……”叶枫欲言又止,一股寒气从脚底缓缓涌入,渗透了他的四肢百骸,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冷噤。  辛弦诡异地一笑,又朝他伸出了一只手,摊开的掌心里,横着一只红色的精美发夹。  这只红发夹,叶枫再熟悉不过。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拨打柳丝丝,回应却是“不在服务区”。  “没了命根子,怎么可能还在服务区?还是跟我走吧,柳丝丝就在我朋友开的一个美发店里。”  “你朋友?美发?”  “对,除了美发,他还会做假发套,做假人模型。你的柳丝丝……”  望着辛弦手中的长发发套,叶枫蓦觉有点眼熟,跟着头皮一麻,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颤声道:“我跟你去。”  辛弦得意地戴上发套,吹着口哨走在前面。  看着辛弦长发飘飞的背影,叶枫的心莫名地揪了起来,说不清是害怕辛弦,还是担心柳丝丝。  美发店座落在一条极其偏僻的小街上,门匾写着三个大字:小黑屋。  不知何故,见到这三个字,叶枫立刻联想到了那个差点把他逼疯的小黑屋码字软件,不禁没来由地一阵心悸。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辛弦已经进了屋。  “就算小黑屋是地狱,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是祸躲不过,柳丝丝,我来了!”叶枫心一横,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小黑屋的门忽然自动关上了。立在屋中,伸手不见十指。    二、一小时的命    “这是锁命小黑屋,进去必须进行强制性工作。给你设定一小时,一小时内如果走不出,你的命就永远被锁在里面。”辛弦的话音一落,很快没了声息。叶枫一怔,随即回过神来,连忙掏出了手机——没电了!愣了愣,他又掏出了打火机。  火苗“啪”的一跃而出,照出了一张椅子。  手一抖,火光灭了。叶枫看见了一个人,好象……火苗再度燃起,照出了一个没有头颅的躯体,歪斜的坐在椅子里,身上搭着惨白的理发布。手忽然被火苗烫到,手指一抽搐,打火机脱手落地。  叶枫蹲下身,在地上胡乱摸索着,突然触到了一簇毛茸茸的东西,手立刻噌地缩了回去。猜想是发套,重新伸手抓起,份量不对,是……人头!脱手扔出,砰的砸到了什么,哐啷声里,又是几件重物接二连三地倒在地上。  叶枫大口喘着气,短短一瞬间,竟是汗透衣背。摸索着扶上墙,触手又冷又滑,就像毒蛇的身体。咬着牙继续摸索,走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心头发慌,叶枫对着墙猛击了一拳。  “咚”的一声回响后,还是异常的静,拳头却一阵钻心的疼。  “难道,我的命就这么锁在这里了么?”背靠着光滑阴冷的墙,叶枫绝望地坐了下去。  “唉!”身边忽然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腕上跟着一凉,一只冰冷如尸的手握了上来,另一只手紧跟着捂住了叶枫的嘴。  彻骨的阴寒渗入腮帮,几乎冻掉了叶枫的牙,声音同样阴寒渗人,却有点耳熟:“我叫小黑,是这屋子的主人。现在,我来救你出去。”  “小黑?我们……认识吗?”叶枫狐疑地颤声反问了一句。  “……算故人吧,只是一个活得无味的孤魂,想不起就算了。”小黑牵着叶枫在黑暗里往前摸索,没走几步,忽然停下,冷冷道,“你可以在椅子里坐下了。”  “椅子里?不是坐着一个吗?”  “那是我。现在,换你坐上去。”  椅子里那个没有头颅的躯体,猝然清晰地在叶枫脑海里鬼魅般无限放大,化成一股巨大的恐惧,无孔不入的渗透了叶枫的全身:“故人?难道是已故的人?为什么说是活得无味的孤魂?”他还没来得及琢磨小黑那古怪而熟悉的声音,一双手已经扶上了他的肩,轻轻地一按。  叶枫身不由己的坐了下去,身子突然一沉,连人带椅慢慢地陷了下去。  “如果说小黑屋是地狱,那下面又是什么?”叶枫的心沉了下去,如堕冰窟。    三、它才是小黑    停止下降时,灯光猝然亮起。叶枫刚闭上被灯光刺得生疼的眼睛,耳边又响起了辛弦嘶哑的声音:“恭喜你,准时走出了小黑屋。”  叶枫疑惑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大镜子,镜中的他面色惨白,坐在一张两边扶手吊着铁链的椅子里。  屋里四周陈列着排得整整齐齐的衣柜,都像冰箱似的分上下两格。  看到搁在镜子前的长发发套,叶枫朝着立在洗发椅旁边的辛弦问道:“柳丝丝呢?”  辛弦叹了口气,走到一个衣柜前拉开了门。  叶枫跟着走了过去。  一个没有头发的人头跳入了视线——光溜溜的头皮,挂着微笑的脸……柳丝丝的脸!  叶枫全身骤然一阵恶寒,仿佛连思维都被冻结了。  “不好意思,只有她的人头模型。”辛弦耸了耸肩,看着转头瞪着他一脸狐疑的叶枫,得意的笑了。笑着笑着,面色突变,脸上的肌肉跟着扭曲了起来。  叶枫心突地一跳,忍不住重新转过头去看,见微笑的柳丝丝,竟变成了一脸悲伤。  辛弦吓呆了,吃吃道:“明明是模型,我……我亲手放进去的。”  “他在说谎。”声音很轻,叶枫却听得如遭电击,脑中嗡嗡作响。愕立半晌,一把推开辛弦,猛然拉开了衣柜的下面一格。下面一格里,果然站着柳丝丝穿着白色连衣裙的身子。  柳丝丝取下卡着脖子的木板走了出来,站在叶枫身边,红着眼圈低头不语。  怒瞪着辛弦,叶枫的下唇渐渐咬出了血丝。  辛弦叹了口气:“其实,我并不是辛弦,而被你从椅子上搬开的那个无头模型,才是真正的辛弦。”  “骗谁呢?他分明对我说,他叫小黑。”  “不会吧?”辛弦霍然站起,走到镜台前,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照片,“它才是小黑,一个月前就死了。”  叶枫接过一看,照片上的小黑居然只是一条黑狗,眼神凶恶,面目狰狞。  呜呜……屋里忽然响起一阵渗人的哭声。  叶枫皱了皱眉,转头看柳丝丝。柳丝丝摇了摇头,抬手指向屋子的上方,脸上写满了恐惧。  屋子上方就是小黑屋。  天花板上垂着铁链的地方,因为放下了椅子,留着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渗人的哭声显然就是从洞口飘出的,仔细听来,分明是狗哭的声音。哭声悲凄,似在呼唤它的主人。  “一个活得无味的孤魂?”叶枫脑中灵光一闪,“莫非,小黑屋里的那个小黑,就是那条黑狗的孤魂?或者说,是一个被狗魂附身的故人?”一团看不见的不祥阴云,霎时无声地罩住了他的心。    四、诡异的人头    狗哭声持续了一会儿,终于静了下来。  辛弦清了清嗓子:“我叫萧沉,美发店的店主,辛弦只是一个和我长得酷似的顾客……”  “呀!……”柳丝丝蓦地一声尖叫,神情惊悚地仰望着天花板。  萧沉与叶枫不约而同的跟着抬起头,见上面那黑漆漆的洞口里,诡异地伸出了辛弦的脸。  看看萧沉,又看看上面辛弦那张诡怖的脸,再回味萧沉变得嘶哑的声音,叶枫心中惊疑不定:“难道,他真的是萧沉?长得酷似?世上真会有长得这么相像的人么?”强忍着心中恐惧,叶枫仰头望着辛弦的脸道:“我知道我对不住你,那天我……”  话犹未了,两滴眼泪猝然从辛弦的眼中滴下,刚好滴在仰着头也在看的萧沉脸上。萧沉又惊又怒,连忙抬手去擦,还没开口,辛弦的人头忽然一歪,朝着他当头砸了下来!  萧沉被砸得跌坐在椅子里,人头恰好滚落在他的怀里。没等他站起,椅子呼地升了上去。  上面的黑洞很快不见,天花板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短暂的沉寂后,柳丝丝惊魂未定的望着叶枫:“现在,我们怎么出去?”  叶枫从镜台前拿来那长发发套,小心地给她戴上,柔声道:“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丝丝的眼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惊恐——昨晚,她出去逛夜市,意外遇到了辛弦,邀她去个地方解解闷。她平时对辛弦也不怎么讨厌,加上白天和叶枫吵了架,一直心里憋闷,便同意了……  “我估计,那人其实就是萧沉,他就这样把你带到了小黑屋。”叶枫打断了柳丝丝的叙述。  “也许吧。当时小黑屋就是美发店,店里没人,他就给我泡了杯咖啡,结果我就不省人事了。醒来后,我的头发已经被他剃下。他说,前天晚上他去学校找辛弦,却在寝室楼下发现了辛弦的尸体,他就背着尸体对门卫说送朋友到医院,门卫以为他是辛弦,就让他顺利离开了学校。”  叶枫叹了口气,又陷入了眼前的困惑中——椅子没了,还有其他的出口吗?    五、牵线的玩偶    走到柳丝丝呆的那衣柜前,叶枫打开了旁边一个衣柜——空的。目光移向其它衣柜,一只只的拉开,全是空的。  继续挪开柳丝丝呆的那衣柜,一扇精致的小门出现在眼前。推开小门,里面黑漆漆一片,只能隐隐看出有条通往上面的阶梯。  叶枫牵着柳丝丝的手,毅然迈进了小门。  黑暗中的阶梯又陡又滑,只能缓缓向上移动脚步。走到阶梯的尽头,前面又出现了一扇小门。轻轻一推,小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柳丝丝紧扣着叶枫的手在微微颤抖,叶枫的心紧了紧,目光落向了屋里。  屋里黑洞洞的,叶枫感觉得出,屋里一定有人,而且就站在黑暗的某个角落里,与他无声的对视着。  一朵火苗猝然亮起,摇曳不定,照出了一张阴晴不定的脸——辛弦的脸。  火苗一闪即灭,辛弦的脸又迅速隐没在黑暗中。  “你到底是辛弦,还是萧沉?”  “辛弦也好,萧沉也罢,你们都是被我牵了线的玩偶。”又是那阴寒渗人却有些耳熟的声音。  叶枫一惊:“小黑?”  “小黑是我的爱犬,刚才是它临死前的悲哭。”  “你是说,刚才的狗哭只是录音?”  “对。萧沉是我的徒弟,可惜心术不正。他以为我的地下仓库是个宝库。当然,现在颠倒了过来,地下仓库里的模型全搬到了上面。一个月前,萧沉以为地下仓库里藏着我的全部财产,一天趁我外出,给看守仓库的小黑的食物里下了毒。我回来时,小黑还没断气,把我引进了地下仓库。地下仓库里,躺着被它咬死的萧沉……如今萧沉早就灰飞烟灭,而我……”  听着这耳熟的声音,叶枫一直都在蹙眉苦思,蓦然心念一动,脱口而出:“你是王城吧?你去年退学,就是为了做个美发师么?”  王城就是去年叶枫班上那个暗恋柳丝丝的男生,后来不知何故退了学。为了柳丝丝,王城和叶枫一直势同水火,除了他,叶枫再想不出其他合适的人选。  屋里忽然灯光大亮,里面所有潜伏的秘密,霎时全从黑暗里钻了出来。  小屋四周的墙壁全是无缝的钢板,屋里东倒西歪的堆满了模型的身子与人头,就像一个恐怖的玩偶世界。  模型都是玩偶,人又何尝不是?每天都被命运牵了线,身不由己地在走。  屋子中间有张椅子,椅子旁边站着辛弦。  椅子里也坐着一个辛弦,怀里抱着一个人头——辛弦自己的人头。  “为什么又是两个辛弦?难道……我猜错了?王城呢?萧沉又在哪儿?”摆脱了视线的黑暗,叶枫却依然看不见真相。    六、PS大活人    “这是辛弦的尸体,他怀里的人头只是个模型。”站在中间的辛弦指着蹲坐在墙角、形神栩栩如生的一条黑狗模型,黯然道,“那就是照片上的小黑,我不忍埋葬,请人把它做成了蜡像。” 共 704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治疗性交障碍的方式都有那些
昆明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