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发生的一幕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08:13 来源: 广东信息港

“铛铛铛……”,村头古槐树上的铃忽然响了,又要开会了。按照惯例,队长一定有什么重大事项要报告。  “都注意啦!”队长站在一处高台上,先清清嗓子,然后扬起了嗓门。台子下面,有人剥着棉花,有人锥着玉米棒子,还有的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着玩笑。  “今天我们要解决的是:关于铁蛋种生产队地亩八年,不交承包款的问题。”队长讲出了开会的缘由,下面顿时静悄悄的,这是一个纠缠多年解决不清的问题。稍远处,铁蛋坐在一个罗筐前,低头用一把锋利的锥子锥着玉米棒子,随着他的每一下用力,玉米籽哗哗地撒落在筐里。  “对于铁蛋承包的土地,我们要依法收回。”队长继续说。他瞅了铁蛋一眼,这个软蛋,队长从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平日里,对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铁蛋总是逆来顺受,一言不发。今天解决他的时候到了。  “我从来是个讲理的人,今天这事自然要给乡亲们讲明白。八年前,铁蛋承包了队上十亩良田。”队长说。铁蛋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纠正说:“是土坑!当时是个荒废土坑,里面长满荒草,积水、蛤蟆、蛇什么都有,那时它不是地。我响应县上有关政策,把土坑承包下来,改造成良田。”  “就算是这样!”队长有点扫兴,但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得不承认,“因为良田是你改造的,所以可以让你种三年,一年收20元钱,再往后,地就要收回。”  “不对,扶农政策说,良田我改造,我可以按照优惠政策承包20年,再以后,我还有优先承包权。”铁蛋说。  “那你也不能给承包地栽上芦笋。”队长说,“芦笋价高,一公斤就卖十四五块钱,你一亩地一年就能卖六七千块钱,这些年你发的是国家的财!”  “我挣的是下苦钱!当年我用架子车拉土填坑,你们怎么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干?这些年,我到城里去拉水茅化给地里上,你们怎么没人去干?我下苦时你们看不见,发财时你们就看见了?”  “真是有红眼病,你能下苦你也能挣钱!”人群中嗡嗡的响声,但没有人敢大声说出。这个队长太霸道,得罪他不是好玩的。  “不管你怎么说,地现在不包给你了!”队长说,“我是队长,我说了算。”  “我种的是芦笋,你想种,得付给我钱。不能我栽芦笋,你发财。”铁蛋说,“你一年给我多少钱?”  “我管你种的是什么?我只要地!谁叫你给地里种芦笋?”队长不屑一顾地说。“你敢把我的芦笋毁了,试试看!”铁蛋高声说。  “毁了就毁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队长走到铁蛋跟前说,“敢这样跟我说话!今天开这个会,就是要叫大家都知道,地从今往后,和你没关系了!”  “你再说一遍?”铁蛋站起来,他从不发怒的脸涨得通红,目光呆滞。  队长走过去,一把拉住铁蛋的前襟,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周围没人去拉劝,因为人们不知道该拉谁。铁蛋一向懦弱,想必他们打不起来。  “啊!”一声惊叫,队长仰面朝天倒在地上,他的左胸鲜血直冒,铁蛋的右手还紧紧握着一把血淋淋的锥子。  人们惊愕,没人上前。“谁敢拦住我?”铁蛋扬了扬手里的锥子说。  铁蛋逃走了,不知去向,公安机关到处通辑、追查他的下落。有人说他去了边疆,有人说他去了山区,他一走三年没有消息。人们盼望着,他永远不要回来。 共 12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两个诊断要点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