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坛谋变抛弃福田图

2019-07-23 06:47:26 来源: 广东信息港

日本政坛“谋变”抛弃福田(图)

小泽一直呼吁福田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

▲小池百合子

麻生等待福田政权解体

福田此时一定很挠头

半年多来党内矛盾依旧,执政前景扑朔迷离。为了挽救摇摇欲坠的自民党

2007年7月在参议院选举中遭到惨败是自民党权力衰落的开始,随后安倍辞职,福田上台。大半年后的今天,自民党内矛盾依旧,执政前景扑朔迷离:受“宙斯盾”舰撞沉渔船事件、汽油税、老年人医疗保障等问题影响,福田内阁支持率一路下滑,已经到20%左右的危险水平。民主党则声势逼人。日本宪法规定,众议院大选晚在2009年举行。在日本持续了十几年的“政界重组”中,为了挽救摇摇欲坠的自民党,日本的一群“专业政治家”又在酝酿新的“政变”———“抛弃”福田,寻找新的代言人。日本《文艺春秋》(6月号)对此作了详细披露。福田:像安倍那样被“抛弃”在2007年的参议院选举中,日本在野党民主党大获全胜,在参议院的席位超过执政的自民党,成为参议院大党,日本形成了众参两院对峙局面。在这种前所未有的政治格局中,两院各执一词,众多法案不能顺利通过,或者只能在众议院强行通过。两党拉锯战正式拉开了序幕,造成的结果就是首相只能在夹缝中生存。永田町,是日本国会议事堂、各中央机关聚居地,也是日本各政界名流商讨政治决策的地方,已经成为日本政治的代名词。现在,在永田町,政变前夜的氛围越来越浓厚。福田内阁无法继续,这在自民党内已成为共识,要想继续执政,自民党必须“抛弃”福田,就像“抛弃”安倍那样,寻找新的代言人。福田也明白这一点,“内政课,外交补”,是他的前辈通用的做法。在国内经济、政治局势不稳的情况下,通过外交,挽回国民的继续支持。不管是亚洲外交、日美同盟、还是非洲论坛,福田的外交可以说完成得相当漂亮,但是这丝毫没有冲淡他在国内政策的失败,国民养老金问题依旧悬空、财政亏损也无力解决、消费税率的提高又面临重重障碍。小泉:爱政治,不爱吃饭在这样的政治混乱中,兴奋的莫过于小泉纯一郎了。小泉是日本政界重组的领头人物,在退出首相职位后赋闲在家,每日在歌剧院和歌舞伎馆穿梭往来,不发表政治言论。这对“爱政治、不爱吃饭”的小泉来说是很不正常的。但是在备战2009年众议院大选之际,小泉终接受了自民党的邀请,支持“自家人”。2008年4月9日夜,东京的“有栖川清水”茶馆,小泉纯一郎、日本经团联前会长奥田硕召集了一群自民党、民主党和经济界的巨头“闲聊”聚会。奥田硕首先发言说:“在座各位都背负着日本下一代的重责,今天想和大家一起深入探讨问题。”小泉马上接话,“在座当中就有两位首相候补,以后可能会有大的动静吧。”所有人都明白,小泉说的两位是日本原防卫厅(现称防卫省)大臣小池百合子和民主党的前原诚司。小泉当政时和前原诚司私交甚好。下任首相:小池百合子?“小泉再任首相,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不可能。”这是小泉一个坚决追随者的评论。战后的日本,也确实没有这样的先例。但是如果说是“政界重组的中心”之位,小泉执掌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小泉不可能正式出面参选,他推崇的人是他的老搭档小池百合子。3月23日,自民党原干事长中村秀直访华,携小池百合子一同前往。这是个巨大的暗示,中村秀直在自民党内属于町村派,町村派是自民党内强大的派阀之一,日本连续的几位首相———森喜朗、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福田康夫全部出自町村派。中村秀直说,“小池是日本新一代的领导人之一”。麻生:等待福田政权解体现在日本政局让小泉上火的,是麻生太郎和平沼赳夫的新保守势力联手。在后安倍时代的总裁竞选中,麻生太郎评论说,“因为有破坏自民党的人物存在,自民党不得不重组”,这在小泉是不可原谅的。而平沼赳夫自脱离自民党后,一直是无派阀政界人士的首领,对小泉来说,他们两人是的威胁。自福田战胜麻生成为安倍的接班人之后,麻生太郎的使命就是等待福田政权的解体。时机正在到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也加入了麻生太郎的阵营。麻生还和原来的对头派阀冰释前嫌,广积人脉。4月11日,麻生派聚会,有2000多人参加,这是去年麻生竞选时候的三倍。小泽一郎:的神话民主党是日本的在野党,但是它的政策、纲领一直模糊不清。执政党支持什么,在野党就反对什么。在日本银行的选举中,自民党的提名一次次被民主党在参议院否决,造成日银总裁之位长时间空缺,引起了国民的极度反感。参议院选举之后,自民党就一直寻求与民主党的合作,组建“大联立政权”,倡导人包括自民党原干事长中村秀直和日本《读卖》主笔渡边恒雄。中村主张,民主党没有足够的执政经验,要解决日本政治复杂的问题,两党必须联合。此建议遭到了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的强烈反对。小泽称只有过渡到两党制,日本才能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和福田康夫一样,小泽一郎在民主党内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聚心力下降。参议院选举获胜没能让民主党顺利执政,而在保守的日本国内,1993年非自民政权的失败还是让很多人倾向于自民党。参议院大选中民主党虽然获胜,成为参议院大党,但是还没有占到过半数席位,为了和自民党对峙,民主党必须联合其他的在野党,共同反对自民党。小泽一直呼吁安倍晋三、福田康夫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其中更深层的原因是,今年9月,日本民主党将举行新的代表大选,根据现在的形势,小泽一郎连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民主党是由十几个党和党派组建而成的政党,2003年吸收了来自自民党的小泽一郎后,势力迅速壮大。作为一个组合政党,民主党的向心力一直靠名望型政治家维持。民主党的后小泽时代已经来临,有力的继任者还没有出现,民主党的政策也无法预知。日本政治将更加复杂、更加扑朔迷离。余春雨供本报专稿

阜新治疗妇科的专科医院
滁州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额尔古纳那个整形美容医院好
上海奉浦美容整形医院乘车路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