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齿的前身是鱼鳞?

任万杰说起牙齿,大家并不陌生。我要是问你牙齿是怎么来的,很多人都会说是与生俱来的。是的,现代人可以这么认为,但是牙齿的前身不这么认为,因为所有的东西都需要进化,那么牙齿是由什么进化而来的呢?...

查看详情

一个特别的日子(外一篇)

曲福利十月初一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曾经给儿时的我带来无比的快乐,这一天是我爷爷的生日。可能很少有人会理解一个老人生日的意义所在,可它确确实实深深刻在我的心里。爷爷名全思,字心田。据爷爷说,他小的时候家里很富裕,按我的理解,通俗讲就是大地主,在他过生日的...

查看详情

为什么有人会晕血

风衣看到紅色的、流动的黏稠血液,就会头晕,那么你很可能患有晕血症。不论是地面上溅到的血还是伤口上渗出的血,都会立即激发这种病症。从某种意义来讲,晕血可能不是“病症”,而是深藏在大脑深处的一种...

查看详情

沉默的羔羊:性侵深渊里的职场危机四伏

柯矣甘肃省兰州市女研究生陆萌在求职饭局上被实力人物袁子安强暴。在面子、利益、爱情等种种因素的考量下,万般纠结的她最终忍下屈辱,接受了袁子安为她安排的工作。她以为只要独自吞下这杯苦酒,一切都会...

查看详情

硅谷精英开启养鸡模式

胡征和硅谷,科技与财富搭建的苍穹,给人高大上的感觉。然而,近些年来,这里渐渐融入了一股乡土气息,科技精英们开启了养鸡模式,并养出了硅谷鸡的“高”水平。约翰·兰德是硅谷科技精英中成就卓越的一个...

查看详情

找回曾经的美好

骆冬梅夫妻间为了一些小事而分手,又为了一些小事而心动,而复婚,这种事已经见得太多。很难说分手是坏事情,也很难说复婚是好事情,夫妻间的事细密绵长,是缘分也是责任,说不清又说不尽。如果因此从中悟出一些生活真味来,天长地久不难做到。结婚三年,足足吵了两年半,从我...

查看详情

世外三日忘忧行

王霞避开蜂拥的人群,心已遥远,飞向那一片世外的净土。一车二人,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就进入泾县爱民乡。一、清溪石影车子驶进丛山,树木的颜色渐渐清新起来,打开车窗,洁净的空气奔涌而入将我拥抱。山路渐窄,细细凝望:左山葱翠,右边临崖近水;水势忽而大,忽而小;大处有...

查看详情

杨劼:“辛巴奶奶”走红编织界

张临军22岁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她做过文学史研究员、记者、编导,从地方到中央,从录播到直播,终于在46岁那年坐上央视王牌主编的位置。就在工作最辉煌的时候,却毅然辞职选择去做自己真正喜爱的事情:习琴、养猫、编织、做菜、侍弄花草,却一不小心以“辛巴奶奶”的名号在...

查看详情

扁豆先生

浮海沉鱼1“恭喜恭喜,再度连任第二副主任!”房间里传来我和虾米小姐异口同声的祝贺声。彼时,四目相对的扁豆先生清了清嗓子,立刻展现出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姿态,佯装着吆喝道:“你,赶紧把热好的饭菜端...

查看详情

荷花塘里有荷花

荷花是一个人。荷花原本不叫荷花,是她给自己取名叫荷花的。因为荷花太喜欢荷花了。一到荷花开,天天耳畔别着一支荷花,夜夜枕着荷花入眠。荷花常常说,要是能像鱼儿们一样,在池塘里时时刻刻与荷花待在一起多美啊。荷花喜爱荷花,自然也会背诵一些关于荷花的诗词,“小荷才露...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