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美国鳕鱼角风电的环保之争

2018-11-05 09:49:14

美国鳕鱼角风电的环保之争

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半岛鳕鱼角,是美国东北部着名的休闲胜地。围绕在鳕鱼角附近的海上修建一座大型风力发电场一事,当地居民或从全球大环境和美国国家政策的大视角出发,或从本地海域天空和地方利益的小视角着眼,展开了一场长达13年的环保之争。

马萨诸塞州是美国面积小的州之一。从地图上看它基本是一个小小的长方形,只是它东部的形状不太规整,看上去像向着大西洋(600558,股吧)伸出的一个牛头,醒目的是牛头上有一只弯弯的角。现实中,这个牛角样的半岛在海上围出一片约四十平方公里的海湾,当地人把这个半岛叫做鳕鱼角,是美国东北部着名的休闲胜地。

2001年,长期以来致力于新能源开发的美国人吉姆.格尔登,提出了一项在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修建近海风力发电场的建议。格尔登认为,在鳕鱼角附近的海上修建一座大型风力发电场对于美国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和发展非常有利,同时对于解决全球性能源危机和减少地球温室效应也是一个很理想、也切实可行的选择。

格尔登列举的在鳕鱼角近海建风力发电场的几大有利条件是:稳定和强劲的风力,距陆地仅数英里的近岸浅滩,邻近集中的工业和人口密度大的发达地区。他预计风电场建成后的总发电量为468兆瓦,而其发电量的30%到40%就足以满足鳕鱼角和附近地区四分之三的用电量。格尔登呼吁说,目前世界的能源前景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是政府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2001年夏季,格尔登和他的合作伙伴正式向美国政府提出了建设鳕鱼角风力发电场的申请。从此开始了他意想不到的长达13年之久的漫长法律之争,一个美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史上着名的环保对环保,全球对后院的法律诉讼案。

环保的法律角力

为了得到开发许可证,在过去的13年里,风电场的促进方和反对方提交了长达几千页的报告和二十几项专项诉讼,动用了数百名专业调查和评估人员,对大到国家的能源政策小到鸟类的迁移线路等等因素一个一个做出评估。

鳕鱼角附近海域是平均深度约15米的沙质浅滩,三面被陆地和岛屿包围,有持续的海风,但从大西洋上来的风暴却被岛链阻挡住,是建设海上风电场的理想之地。尤其是因为这里是美国东北部发达的地区,离工业重镇和大都市这些用电大户都不远波士顿离这里不到100公里,纽约市也只有500公里的距离。由于风电场离陆地近,海底输电电缆可以方便地把电力输送到陆上接入电,从而降低了输电的成本。因此从地理上看鳕鱼角是美国东北部从缅因州到新泽西州之间理想的近海风电场修建地点。

让格尔登没有想到的是,所有这些有利条件也都成了反对者阻止这个风电场建设的理由。

格尔登毕业于波士顿大学电影学院时尚设计专业,在大学期间正好经历了20世纪70年代西方的能源危机,这让他投笔从戎转而向能源开发领域发展。在鳕鱼角项目之前,他在相关能源管理部门已经有20年的天然气开发建设的经验了。格尔登代表的风电场促进方以发展可再生能源建设、保护地球环境为宗旨。他们的规划顺应了目前世界政治和经济的大环境。因此得到了美国所有主要环保组织,包括激进的绿色和平组织、大名鼎鼎的山峦俱乐部和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协会的支持。虽然这些组织并不否认鳕鱼角项目可能对当地的环境有一定的影响。但他们认为规划总的来说是合理可行的。

而反对一方主要以鳕鱼角本地的居民团体为代表。令人纠结的是他们的反对理由也是以环保为由。如果说促进方和反对方各自提出的环保有什么不同的话,可以说前者的是从全球的大环境和美国的国家政策的大视角出发,而后者则是本地的海域天空和地方利益这些小视角着眼。虽然反对者多来自鳕鱼角地区一个不知名的小团体,但却代表着当地许多有地产和房产的富裕阶层,并且得到了远住在弗罗里达的美国石油和煤炭大亨威廉dot;科克在财力上的有力支持。因此他们凭借充裕的时间、金钱和坚定不移的决心,利用所有能找到的反对理由,向这个近海风电场项目发起了一场持久战。

反对派并不反对开发可再生能源,也同意保护地球环境。但是,他们更强调鳕鱼角地区现有的其他行业的优势:富饶的渔业资源、便利的空中和海上交通条件、发达的房地产市场和优越的居住和休闲条件。他们认为,风电场的建设将会对当地的景观、房地产和旅游业造成不良的影响,还会提高当地居民的电费和赋税。言外之意很清楚:发展再生能源可以,但是不要动我们后院这块奶酪。

美国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坚持与波折

对于格尔登的申请和反对派的诉讼,各级法律机构先是用3年时间论证促进方项目的申请。再用9年时间进行包括渔业和野生动物等环境评估。出炉的长达800页评估报告得出结论:风电场对环境没有明显危害。2010年,反对派提出的所有指控都被一一驳回。据格尔登估计,为了应付这些没完没了的诉讼和对原来的规划做出的相应改进,他们已经花费了6500万美元。

然而不久,锲而不舍的反对方又找到了另一个理由风电场将会对海龟和近海海洋哺乳动物造成危害。为此需要再次立项做出新的评估。格尔登认为,反对方有的是时间和金钱,可以一直这样拖下去。直到所有的可能投资方都失去了耐心,或者促进方破产。正如他们的主要财力支持者石油大亨科克坦承的那样:我已经为此投入了一百多万美元,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拖、拖、拖。

让人无奈的是,在美国这个一切以法律为凭的国家,这类无休止的法律之争并不少见。有时候对决双方的输赢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方的财力和耐心。更何况鳕鱼角风电场是美国的个海上风电项目。

美国的近海风电开发比欧洲国家晚了10年,比中国也落后不少。这个拥有极为绵长的海岸线的国家至今尚没有一座海上风电场,也没有现成的法律和法规可循。因此,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在美国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1980年以来,美国至少公布了50项有关可再生能源的法规。仅仅联邦政府一级的相关文件就有6.3万页之多。2011年美国国家环境法颁布后,对新的重大项目的环境评估变得更加复杂和冗长。据估计,现在对新建一条高速公路的环境评估平均为8年。2011年就有351项有关太阳能、风能、海浪能、生物燃料、核能和煤炭天然气等的项目被国会以法规障碍为由而拖延或取消,因此而损失的金钱以百亿千亿计。

鳕鱼角近海风电项目是美国可再生能源开发的一个缩影。与项目有关的所有因素,植物、动物、居民、文化、交通、土壤、空气所有可能的潜在影响都要模拟计算,反复讨论、听证和评估。经过13年漫长的等待,在赢得了26项反对方的法律诉讼以后,鳕鱼角近海风电场项目终于在2013年得到了美国联邦政府的许可证。2014年6月美国能源开发贷款办公室批准为鳕鱼角近海风电项目1.5亿美元的贷款保证金,这标志着美国政府对这项新能源开发项目的资金支持。目前风电场预计的25亿美元总投资有60%已经落实。预计2015年开始海上工程,早在2016年底开始发电。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契而不舍的反对方仍然不想放弃。他们强调风电场得到的有关项目资金贷款只是有条件和有时间限制的,因此他们还要做坚持不懈的努力让风电场建设流产。

回顾过去的13年,格尔登感叹说:至今我已经把自己36年的生命用在了能源开发上。如果在鳕鱼角项目开始时我能知道需要花费这么漫长的时间和金钱去实现它,我很可能就放弃了。谁都很难接受这样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今,一路走来不可回头。开发再生能源已经成了我的毕生使命。

玉疗养生
投资理财产品排行
铝合金天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