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

林艳红我的老家有两处院落,一曰东院,一曰西院,对门而立,只隔着条几米的过道。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到我住过的西院看看。西院,本是新院,我在那里长大,我在那里读书,我在那里练字。后来,本是老院的东院翻盖了,东院变成了新院,西院便成了老院。老院有老院的味道。虽然砖...

查看详情

最后的早餐

妞妞1不知道还有谁记得2012年7月山东临沂市的那场大雨。雨是在晚上9点多下起来的,彼时,我刚刚自医院回到住处,关上门后,听见雨打窗棂的声音。几分钟后,暴雨如注。一整晚,雨滴和雨滴之间便再也没有了...

查看详情

酸奶的N种打开方式

米粒问题来自一个孩子,问:酸奶是醋+牛奶吗?我说不是,是发酵的牛奶,也可以是羊奶、马奶、骆驼奶等等。又问:什么是发酵、馊为什么不是发酵、馒头为什么不酸……回答这种提问让我心疼给“三峡大坝发生变形”做解释的专家。我们吃到的酸奶并不以酸为主,之所以可口,是因为...

查看详情

打鸡蛋

杨小颜教授从超市买了十斤鸡蛋,回到家,他准备煎一盘鸡蛋。教授拿出几个鸡蛋,把剩余的塞进了冰箱。他左手拿着一个鸡蛋,右手拿起另一个鸡蛋,然后把两个蛋在空中轻轻一碰,再把蛋倒在下面的盘子里。打了几个之...

查看详情

打不碎的鸡蛋

〔意〕马莱巴一只帕多瓦种的母鸡,在靠近帕尔玛城的一农庄里出生长大。它有个毛病,生的蛋很容易碎。原因在于其他的母鸡都吃小石块和石灰微粒,所以它们生的蛋都结实;而它只吃小麦、高粱和玉米粒,或者吃小虫子...

查看详情

母亲送鸡蛋

龚明亮李亮每次开车回乡下老家,母亲都会为他们一家三口准备一份贴心的礼物——一筐鸡蛋。母亲对李亮说:“这是自家母鸡下的土鸡蛋,娃儿正好长身体,营养得靠它来补。”李亮每次都欣然接受。最近,母亲从亲戚家...

查看详情

驴不懂湖南话

宗璞/口述 陈远/整理在生活中,父亲冯友兰是一个很幽默的人。20世纪50年代的一天,父亲参加完土改,坐老乡的驴车回家,赶车的是清华一个湖南籍的教员。到了清华,快到我们家的时候,车翻了,所有人都摔到...

查看详情

不只是一个鸡蛋

胡英军他是一名快递小哥。忙碌的生活,让他习惯了城里的喧哗。可是,自从新年开始封城,他见到更多的是空寂。长长的马路上,每天空无一人。他独行的小车,犹如整个城市的存在,也代表着整个城市的生机。他...

查看详情

千万个隆重的开始,也不如一个简单的完成

王霞小璐是我的學生,她的母亲对她的成长寄予无限希望。从幼儿园起,就给小璐报各种辅导班。先是说小璐手指修长,适合弹钢琴。于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动员了起来,出钱出力,买了架钢琴,找了老师,开始了学琴之旅。大概学了近一年,就由于孩子在枯燥的指法练习中,常常出...

查看详情

我的前十年,你的后十年

婆婆驾到 剖宫产手术前一天,婆婆驾到。一见到我,她那堆满风霜的脸上便挤出羞涩又略带讨好的笑,从包里掏出一袋煮鸡蛋,说:“你吃一个吧,纯绿色食品。” ...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