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撒手惩罚谁

羊白在铸造车间,有一个特殊的工种叫浇注工。浇注工要时时穿上厚重的工作服,戴上安全帽,戴上手套。即便是酷热的夏天,也必须把自己包裹起来。因为融化的铁水通常在1300℃以上,这么高的温度,稍微不慎,就...

查看详情

起名

同事小臧的老婆这两天就要生了,预产期是8月8日,许多人给看是男孩。与百年奥运同期,小臧激动的心情真是难以描述,天天在办公室里、网站上搜索悬赏好名字,说啥也得给儿子起一个响亮而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帮忙...

查看详情

别以为做学生是件容易的事儿

本人生于1990年初,已经把九年义务教育的阶段混完了。生在这么一个时代,本人深感学生之难做,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而且泾渭分明地分成两拨,一类是课内的,不学没法跟老师沟通;一类是课外的,不学没法跟同...

查看详情

憧憬含蓄是一种收藏

晓 其愿意保存在记忆中的事物相对是被美化了的。没有骚扰,没有为难,亦没有岁月流逝刻下的印记。有人说过,一瞬要比永恒长。在某种意义上的确如此。按我的理解,那意思是,懂得将最好的一瞬收藏在心里,...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