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周旋久

星一记不起从何时起,我开始习惯独处。一个人上自习,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做很多事,这些事只有逛街让人有些尴尬。服饰店和美妆店的导购总爱问:“你一个人?”要是回...

查看详情

你看,你看,猫的眼

白寒我认真地看过猫的眼睛,有三次。第一次是在几年前,我做过一个恍恍惚惚的梦,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梦。那晚,我的枕边卧着一只黑色的猫,我迷糊间睁开眼,对上了那双眼。不记得看见了什么,所以我权...

查看详情

把肉『种』出来

燕子牛排、烤肉、炸鸡、牛杂、扣肉、白切……当你正在大快朵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谁知盘中餐,都是人造肉。对于资深吃货的你来说,是不是感觉瞬间就无爱了?但是,如果告诉你,人造肉与真实肉,无论是在...

查看详情

大众文化里的“菊”外人

欧阳晨煜2018年4月,王菊只身跳进各色渲染的大众弹幕里,瞬间激起千层冷热不均的水花,正式在褒贬相煎的环境里开始了她攀越传统审美的野蛮生长,成为背着独立标志的反叛女性文化现象和宽容定义普通群...

查看详情

一切都在印象里成全

马德我相信,一个人的美好会留在他人的心中,丑陋也会长驻在记忆里。这些印象,在无关紧要的场合,不会显出太大的意义。更多的人,迎来送往,跟好人处得很好,跟坏人也能周旋得不错。道理很简单,因为无关...

查看详情

图个安心还是苦候惊喜

林夕我越来越怕那些暧昧不明的小承诺,一听到有人说“等一下打电话给你”“等一下去你那里”,不能说出确切的时间的话,我巴不得立即表明:“那就不要再打来了,还没说完的话就在网上说;也不要过来了,改...

查看详情

跟着父亲写一弯一弯的诗

段奇清父亲是一位农民,可在我心中,他就是一位诗人。父亲以大地为诗箋,拽扯下日头、星月为笔,饱蘸着霜雪雨露,书写出金灿灿、沉甸甸的一弯一弯的诗……在上了几年学,学得一些知识回到父亲身边后,我才...

查看详情

从寄稿件到发“伊妹儿”

蒋先平我迎着漫天繁星。来到车站,停下脚步,我不禁攥紧了手中的车票,站在月台上,不安而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我觉得曾经的自己像一条被堤岸困住的河,想漫向更广阔、无边际的土地,却无路可逃。而现在,我终于挣脱了重重束缚,内心的畅快和恣意像泛滥的洪水一般无拘无束。远处...

查看详情

不时鲑

林清玄从鲑鱼反观人的生活,最有价值的人生,是时时保有创意的人生、不随波逐流的人生。日本朋友带我去参观北海道的水族馆,其中介绍最详细的是鲑鱼。听朋友说,北海道盛产鲑鱼,日本人又嗜食鲑鱼,对鲑鱼...

查看详情

时间才是黄金轴

王安忆我有时候会去看戏,觉得戏文中对时间的处理很有意思。比如《四郎探母》里的一折《坐宫》。夫妻俩在台上,整整一场戏,你教他们怎么演?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四郎晓得他母亲来了,就在附近扎营,他想去...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