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地

从来不曾设想过,在炎热的八月,与一场灿烂的金黄悄然相遇?相遇之前,没有预约,没有征兆,也没有预感。那片灿烂的金黄,就是葵花地。生活是无法设想的,性情是无法改变的。在这次仲夏万里行西部掠影的行程中,当我们小心翼翼接近乌鲁木齐,路过昌吉地区时,发现青兰高速公路...

查看详情

葵花落处

麦淇琳1.木棉岛街心中学组织了为时两周的漆线雕夏令营,我在漆线雕作坊里认识了她,一个调皮又固执的女孩。同学们都管她叫小葵。小葵性子急,经常打断我的话,一会儿问我做漆线的漆泥为什么不是金色而是粉红色的,一会儿又问我怎样在瓷碟上画出好看的图样?我笑笑:“只要让...

查看详情

葵花有籽,瓜子一枚

侯利明春日的暖阳里,母亲坐在阳台上嗑瓜子,她突然就停了下来,盯着花盆里的泥土不语,良久后抬起头和我商量:“马上清明了,我们回老院子里种几粒葵花籽吧。”为了满足母亲的心愿,我转遍了小城的花店也没有找到葵花种子,经过护城河不经意与钓鱼的老人闲聊起来,他走向不远...

查看详情

祖母的葵花

我总是要想到葵花,一排一排,种在小院门口。 是祖母种的。祖母侍弄土地,就像她在鞋面上绣花一样,一针下去,绿的是叶,再一针下去,黄的是花。 记忆里的黄花总也开不败。 ...

查看详情

青铜葵花

曹文轩葵花发觉自己在做作业的时候,青铜总喜欢在她身旁坐着,聚精会神地看她写字、做算术题。他的眼睛里充满羡慕与渴望。这一天,她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我要教哥哥识字!这个念头如闪电一般在她的心田上...

查看详情

迟开的向日葵

吕慧明我们准备在东边的地上种十亩葵花。父母年纪大了,放羊没有休息时间,一年四季奔波在外,身体着实吃不消。种葵花就不同了,只需要忙碌春夏秋三个季节,冬天当西伯利亚寒流北下,横扫蒙古高原之时,我...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