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为我照料花草的人

袁秋茜打小,我就喜欢花花草草,看着它们就会十分开心。乡下里,野花野草很多,开着蓝色小花的婆婆纳、百花三叶草、结球的苍耳、紫花的刺儿草……我识得很多,也喜爱它们的模样。母亲种庄稼,田里的杂草肯...

查看详情

带着小伤活下去

(巴西)保罗·科埃略 夏殷棕在冰川时期,许多动物都被冻死了。箭猪见此情景,决定挤在一起,相互取暖,可是他们身上的刺却刺伤了对方,于是他们只好分开。许多箭猪冻死了。摆在箭猪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

查看详情

放一勺糖不如护一片林

张君燕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社区最近展开了一项“在花园里放一勺糖”的活动。活动发起人玛丽·波平斯和大卫·爱登堡倡导大家在自家花园里放一勺砂糖,以帮助饥饿的蜜蜂们。波平斯和愛登堡认为,每年夏季...

查看详情

死亡打捞

老刀把子汤姆和佛德曼是好朋友,也是两个潜水高手。这天他们正在一间酒吧喝酒,突然从外面闯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看到了汤姆和佛德曼,便大步走上前,突然双膝一软,在两人面前跪了下去。佛德曼认出了...

查看详情

我会一朵云一朵云地找你

Kasuki翩翩3岁多的时候,忽然开始关心生死问题。那一天,我正开着车,翩翩问我:“妈妈,人死了,躯体会去哪里呢?”“躯体入土,灵魂上天。”“妈妈,你死了先上天,等我死了也上天,就可以找到你了。”...

查看详情

三个老头

张洪瑜王东的老爸今年七十多,突然得了一场大病,送进医院第二天,医生就通知王东,快点准备后事。虽然医生这么说,可王东也不忍心就这样让老爸回家等死。没多久,病房里又住进来两个老头,一个姓赵,一个姓李。...

查看详情

小贩

周凯莉一个叫卡尔洛斯的美国人死了。他生前不是百万富翁,也不是权倾一时的政客。卡尔洛斯就像我们常见的卖煎饼、卖油条的早餐摊主一样,当然,他摆摊的地方是在华盛顿的法拉格特广场。可是,这却成了一个大新闻...

查看详情

赌钓

他他民国年间,哈尔滨松花江上有一座中东铁路大桥。大桥旁的江边,常有不少爱钓鱼的人聚在那儿,这些人当中,有个叫霍聋子的最有名。霍聋子有名,因为他特别能钓鱼。他人如其名,是个聋子。钓鱼需要专心,一会儿...

查看详情

在龙眼树上哭泣的小孩

黄春明过去,四季的各类蔬果,以及海产的鱼虾贝类,分别在市场上出现的时候,人们就知道时下的季节和月份。我们的记忆,都寄放在许多的人、事、物上,并且每个人寄放记忆的人、事、物各自不同。我对龙眼就有两段...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