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打杂的事 ,只有打杂的人

苗向东王小丫当年从四川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经济类报社工作。令她这个高才生没想到的是,领导竟然安排她到通联部,工作就是将读者来信和来稿取出来分类摆好,分给各版面编辑。她非常不愿意,觉...

查看详情

谁动了你的巧克力和咖啡

简爱巧克力和咖啡本是舶来品,随着改革开放和国际化速度的加快,这两样东西也渐渐成为中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美味。不过,当你舒舒服服享用细腻丝滑的巧克力,或者一边品尝热咖啡,一边工作、学习的时候,...

查看详情

用土耳其咖啡占卜这个春天

米粒土耳其咖啡是不玩花样的,与那些复杂的意大利咖啡机器、实验室器皿般的虹吸咖啡壶相比,土式咖啡就是一把收口长柄铜壶和一个手摇咖啡研磨筒。土耳其咖啡是不玩花样的,与那些复杂的意大利咖啡机器、实验室器皿般的虹吸咖啡壶相比,土式咖啡就是一把收口长柄铜壶和一个手摇...

查看详情

持守

GULU我家的车库,位于小区正门的一侧。其他家车库,均已改成了店铺,只有我家,依旧用它充当那辆“小马”的马厩。常有想开店的人上门询问:“租吗?”都一一回绝了,但问的人多了,在我心底衔枝筑巢般地“筑”起一个想法:或许哪天,可以“租”给自己开家店。读过田口护的...

查看详情

王小姐走眼

梅旁吹笛王小姐今年二十多岁,长相出众,人很聪明,尤其善于从生活的细节中洞察蛛丝马迹。王小姐最近和一个叫方必同的台湾老板在谈朋友,此人自称在台湾拥有多家公司,想到内地寻找自己的事业和爱情,是一个标准...

查看详情

咖啡比大蒜 洋气?

张佳玮话说,地中海沿岸的欧洲人,尤其是现代法国人听了“咖啡比大蒜洋气”,会作何感想呢?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地中海居民主要的人生乐趣,便是将大蒜捣碎,配上荷蘭芹,蘸鱼、蘸面包、蘸烤肉,无往而不利...

查看详情

文字与咖啡,不见不散

苏艳玲有一些缘分,似乎是冥冥中的约定,比如,文字与咖啡。“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数十年前,在奥地利的绅士咖啡馆里,托贝格在一张纸条上,挥笔写下这样的文字,交给女朋...

查看详情

奋斗了18年,咖啡还能喝多久

王石川近年来,农民工二代、贫二代、富二代、官二代、垄二代的概念日渐清晰,人们感到改变命运的渠道越来越窄。《人民日报》发表了长篇通讯《社会底层人群向上流动面临困难》,提出一个疑问:穷会成为穷的原因,...

查看详情

餐桌上的人品

记得刚工作不久的一天,我们部门与客户有一个重要晚宴,女士们都忙着换衣、打理头发、化妆,我们的女经理却在吃饼干、喝咖啡,让我们非常诧异。难道她忘了晚上的大餐了? 女经理说,赴宴之前不仅...

查看详情

冷咖啡的夏天

米粒政府号召大家摆摊以后,小区门口出现了一个蔬菜水果摊。晚上散步回来,看到摆摊的爷儿俩往车里装东西,人家要下班的意思。我问还有西瓜吗?小伙子说,剩两块1/4和整只的。我想要半个西瓜,不好意思让人家再切一个,便空手而归了。经常买半个西瓜,把内瓤挖出来榨汁,西...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