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基与他的情人穆拉

2019-04-23 18:32:53 来源: 广东信息港

高尔基与他的情人穆拉

苏联文学巨臂高尔基

高尔基的情人穆拉

话说一九八六年九月,北京举办了首届国际图书博览会。我恰在那次博览会的美国展台上,看到了俄裔美国作家别尔别洛娃(Нина Берберова,)的俄文版传记小说《铁女人》(Железная женщина,New York, 1981)。这部作品,依据史实披露了苏联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导师高尔基,与情人穆拉相爱与厮守十三年,终,穆拉奉斯大林之命,于一九三六年六月十八日将高尔基毒杀。 三十年代,是俄国大历史中曲径幽深的片段,高尔基即是这片段历史中一个特别的身影,他身边有个神秘莫测的女人,与他朝夕相伴十三年,她就是布德别尔格(Мария Игнатьевна Закревская-Бенкендорф-Будберг,),亲朋好友称她穆拉(Мура),高尔基私下里管她叫铁女人。 穆拉生于帝俄时代乌克兰的波尔达瓦市,她的丈夫名叫本肯多尔弗(Иван Бенкендорф),一九一二年,任沙俄驻柏林大使馆二等秘书,穆拉随他前往德国,因为她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德语,所以也在俄国使馆工作。丈夫退役后,穆拉随他一起回到他爱沙尼亚的私人城堡居住。爱沙尼亚一九一九年发生革命,本肯多尔弗被暴民杀死,穆拉只身逃往俄国首都彼得格勒(Петроград),即今日的圣彼得堡,邂逅英国外交官、作家洛克哈特(Robert Hamilton Bruce Lockhart, )并与他共坠爱河。其时,洛克哈特身份是英国间谍,在彼得格勒搜集俄国军事情报。一九二零年,洛克哈特被红色苏维埃反间机构契卡破获,并被驱逐出境。 洛克哈特走后,穆拉无依无靠,经后人介绍认识了高尔基,那时高尔基刚策划成立了世界文学出版社(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Всемирн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高尔基见穆拉生得清纯,又谙熟两门外语,还有驻外使馆的工作经验,便同意她来出版社上班,职务是做高尔基的文学秘书,史学家认为,那时高尔基与原配彼什科娃(Екатерина Пешкова,)分居,并与苏俄演员安德烈耶娃(Мария Андреева,)相爱,他俩于一九零三年同居,造就了一段事实婚姻。穆拉出现时,要么,高尔基和安德烈耶娃的感情出现裂痕,要么高尔基先对穆拉动了恻隐心,总之,高尔基安排她做自己的秘书,奠定了做情人的基础。那时安德烈耶娃还是高尔基名义上的文学秘书,穆拉后来者居上,并很快取而代之。不久,高尔基便与穆拉同居,高尔基侨居意大利十三年,即一九二零年至一九三三年,他们俩一直住在一起。 穆拉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在与高尔基同居期间,她还认识了英国小说家威尔斯(Herbert George Wells,),并成为他的秘密情人。沐浴过两位世界文豪之爱的女人穆拉,曾得到过高尔基和威尔斯的至高宠幸,他俩的作品都在不同程度上留下了她的烙印,据说,高尔基的名作《克里姆?萨姆金的一生》(Жизнь Клима Самгина)就是献给穆拉的。 一九三三年,高尔基在斯大林劝说下,决定离开意大利回国,而穆拉却想留在意大利,这一原则分歧,导致他们关系破裂,结果,高尔基只身返回苏联。尔基前脚走,穆拉便转身去找威尔斯。穆拉和威尔斯一直生活到晚年,威尔斯曾向穆拉求婚,穆拉断然拒绝。威尔斯也许至死不知,穆拉拒绝与他求婚的原因。 不仅威尔斯不知道穆拉拒绝求婚的原因,连高尔基也不知道,因为高尔基也曾不止一次向穆拉求婚,同样遭拒。穆拉对高尔基说:我是个自由的哥萨克,婚姻太束缚我的生活,我不能跟你结婚。穆拉说的当然是假话,因为她不嫁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是苏联与英国双料间谍,即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联合国家政治局(Объединённое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е политическое управление при СНК СССР)和英国情报机构特工,西方有人甚至称穆拉为玛塔?哈莉(Mata Hari,1876 1917) 在世,穆拉既不能将实情告诉高尔基和威尔斯,也时刻准备像玛塔?哈莉那样受死。 高尔基之死,到底与穆拉有何关系?苏联时期曾流行托洛茨基(Лев Троцкий,)下令毒杀高尔基的观点,但俄罗斯史学界却认为,杀害高尔基的幕后指使是斯大林,执行者,正是穆拉。 俄罗斯学者、作家和哲学博士巴兰诺夫(Вадим Баранов,),不仅掌握来自俄方的,还有英国情报机构提供的充分证据,不仅证明高尔基之死,斯大林是罪魁,而且掌握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雅各达(Генрих Ягода,)曲意迎合斯大林,策划和谋杀了高尔基之子彼什科夫(Максим Пешков,)的证据。巴兰诺夫说,从未在俄罗斯出版的《世界间谍史》一书披露,高尔基被他的情妇穆拉所毒杀,她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联合国家政治局的特工。书中还说,高尔基被强行灌下的毒药,由雅各达全权负责的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秘密生化实验室研制,这个研究室不仅投资巨大,而且还聚集了全国的专家。 原来,斯大林在大清洗期间,不便公开处决他的所有政敌。雅各达实验室所研制的毒药,成为斯大林秘密清理对手的有力工具。原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前主席缅任斯基(Вячеслав Менжинский),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古比舍夫(Валериан Куйбышев)、高尔基之子彼什科夫都是雅各达毒药的牺牲品。 那么,斯大林为何不放过高尔基的儿子?原来,一九三四年,高尔基征得斯大林批准后,开始筹划创建苏联作家协会。但是,斯大林对高尔基搭建的作协筹委会班子极为不满,因为其中大多数都是斯大林所厌恶的作家,如比尔尼亚克(Борис Пильняк)扎米亚金(Евгений Замятин)、阿赫玛托娃(Анна Ахматова)、布尔加科夫(Михаил Булгаков)和普拉东诺夫(Андрей Платонов)等,高尔基拒绝苏共高层让他重组班子的要求,于是,斯大林决定给高尔基制造麻烦,搞垮他的精神世界,使其无心顾及筹委会工作,终达到筹委会重组的目的。斯大林得知作家协会拟于八月成立,此前几个月筹委会活动频繁,高尔基计划五月十一日主持召开筹委会重要会议。斯大林得知后,暗示雅各达立即行动,雅各达即差人残忍毒地杀了高尔基之子彼什科夫。据说,这个结果也让斯大林震惊,他原本只让雅各达在高尔基儿子身上制造麻烦,没想到雅各达心黑手狠,竟致彼什科夫于死地。果不其然,儿子噩耗传来,高尔基精神瞬间崩溃,再无心主持筹委会工作。很快,他被中央安排去换环境,乘坐苏联克拉拉?蔡特金(Clara Zetkin)号游船,到伏尔加河游览散心,陪同他的正是杀子元凶雅各达。雅各达奉斯大林之命,前来监视高尔基,与之邻舱而居。高尔基沉浸在悲痛之中,茶饭不思,每日独倚围栏,对着滔滔河水暗自垂泪。突然,有只手轻柔地搭在他的臂间,他回头一看,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原来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他的旧日情人穆拉。伏尔加河难眠之夜,旧日情人奇遇相见,这实在是一件很蹊跷之事,而且至今疑点重重。首先,一九三三年,当高尔基决定离开意大利回国时,穆拉拒绝同行,高尔基和穆拉的关系,实际已经破裂。其二,穆拉离开高尔基,去英国伦敦找旧爱威尔斯,这段不伦之恋情公知于天下,已经伤害到高尔基。事已至此,穆拉怎么还会再跑回苏联寻找高尔基?高尔基又怎么会再次接纳她?在克格勃解密档案中,对这场离奇的见面,只有寥寥数语:国家有关部门,特意安排了高尔基和穆拉,在克拉拉?蔡特金号游船上见面。莫道见面蹊跷,真实目的何在呢?史学家分析认为,穆拉登船与高尔基相见,是苏联国家安全部门策划的,目的在于说服高尔基将危险作家清除出作协筹委会。假如这是真的,高尔基是否未怀疑过穆拉的特工身份,以及儿子彼什科夫之死与国家政治的关系? 无论高尔基怀疑获不怀疑,穆拉都于一九三六年五月神秘地回到了莫斯科,并奉命与高尔基接触。除了作协筹委会的问题外,斯大林还要靠穆拉协助解决高尔基其他问题吗?当然需要。 原来,到一九三五年,苏联已经成为人类的进步文化的象征,高尔基作为进步世界的文化,他的形象正如日中天,国际作家纷纷前来苏联朝圣,觐见高尔基,而高尔基也多次接见他们,并发表讲话,谈论苏联,指点江山。前来苏联的贵宾,包括法国诗人和小说家阿拉贡(Louis Aragon,),一九四七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小说家纪德(Andr Paul Guillaume Gide,)等人。谁知,纪德一九三五年访问苏联后,产生了对苏联共产主义的幻灭感,回国后先后发表了《访苏归来》(Retour de l'U.R.S.S)和《再谈访苏归来》(Retouches mon Retour de l'U.R.S.S) ,表达了对斯大林体制的极度失望。斯大林得知后气得半死,痛骂高尔基,说这都是因为高尔基对作家讲了他的坏话。 还有一件事,斯大林也对高尔基耿耿于怀,觉得自己颜面无光。斯大林原本想让高尔基为自己树碑立传,写一本《斯大林传》,没成想竟遭到高尔基拒绝。后来法国作家巴比塞(Henri Barbusse,)自告奋勇拍马屁,写了《斯大林传》,却在一九三五年来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时暴病而亡。据说,高尔基还对其他法国作家说:你们看,我幸亏没为他树碑立传。后来此话传到斯大林耳朵里,斯大林不仅暴跳如雷,而且怀恨在心。斯大林想,更多的国际作家还要源源不断地前来苏联,高尔基还不知道要对他们说自己多少坏话呢,他觉得,是该彻底剪除高尔基的时候了。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七日,高尔基从克里米亚修养返回莫斯科。六月一日,他赶去给儿子上坟,回家即感难过,体温升高,心脏不适,病情加重,苏共中央为他组织了紧急会诊,专家来自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会诊结果是,高尔基因伤风诱发肺部感染,心脏受到影响。随后,高尔基被送往在莫斯科州高尔克村,苏共中央别墅区治疗,住在一幢独栋小楼里。 六月十七日晚,苏联在采特林(Михаил Цейтлин)在别墅区采访,恰好下榻在高尔基病房对面的小楼。午夜时分,采特林听见有汽车开来,他没开电灯,悄悄拨开窗帘的一角望去,看见一辆小轿车停在高尔基病房前,从车里匆匆走下两个男人和一位女士,那女人脚步急快,径直入房,把值班护士切尔特科娃吓了一跳。 切尔特科娃事后回忆说,闯进病房的女人,正是穆拉。她那夜神色慌张,进屋后就开始推搡她,让她离开病房,差点将她推个大跟头。多年之后,穆拉也承认轰走护士的事儿,但她说,她是想说赶紧服高尔基服药。也许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即穆拉来的目的,是想说服高尔基吃药,也就是说,高尔基曾拒绝吃药。而切尔特科娃作证说,此前她一直服侍高尔基吃药,高尔基从未拒绝。为什么穆拉一来病房,高尔基就决绝服药呢?难道穆拉劝说高尔基服用的不是医生所开的药?难道高尔基从穆拉的眼神中,猜到了穆拉的药是毒药?高尔基是如何拒绝服药?他动手反抗,推搡了穆拉,还是把药吐到了地上?穆拉进入高尔基病房后四十分钟,高尔基的生命便戛然而止,后来,他床头桌上那只小药瓶子也不翼而飞。 一九三六年六月十八日,据观象台档案记载,这天有日蚀,俄罗斯平原上空一片阴郁,昼间太阳黯然,夜晚惊雷四起,斯大林如狰狞的撒旦从天而降,他借铁女人穆拉之手毒杀了伟大作家高尔基。清早,内务部特警要求别墅区所有人员不得离开,对高尔基的死因,不得打听和妄议。 上午十点,苏联政府正式宣布了高尔基的死讯,并成立了安葬委员会。中午高尔基的遗体运回至莫斯科,停放在莫斯科工会大厦里,进行整容处理。从十九日早九时至晚九时,莫斯科民众数十万人瞻仰了高尔基遗容。斯大林和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莫洛托夫(Вячеслав Молотов,)也到场吊唁。二十日,斯大林和莫洛托夫亲自为高尔基抬棺,将其骨灰送往克里姆林宫宫墙安葬。在苏联,一位作家死后享受如此厚葬,实属罕见。高尔基火化前,科学家将他的大脑取出,送往苏联莫斯科大脑研究所进行分析和研究。 根据斯大林指示,穆拉有权获得高尔基所有作品的海外版税。斯大林觉得,这么大一笔钱足以堵住她的嘴。高尔基死后,穆拉又活了三十八年,期间,数百家出版机构许诺高价,希望出版她的自传,但均遭穆拉拒绝。穆拉身边人说,她内心也苦不堪言。她在高尔基死后学会了借酒浇愁,醉后痛不欲生,精神几近崩溃。她远在伦敦的女儿说,穆拉有一次喝醉了狂喊:我要写部自传,这个世界就天崩地裂啦! 一九七四年,高尔基的铁女人穆拉,悄然死于意大利。

4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轻微咳嗽怎么办
宝宝半夜发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