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屏走笔之一关于香贡贡怎么样的介绍略

2020-10-18 17:10:02 来源: 广东信息港

文屏走笔(之一),关于香贡贡怎么样的介绍

父亲早期的绘画创作

一年一度,庙山上又唱庙会了,七月十二,娘生日。

庙山,因娘娘庙故名。又名文屏山,势如文庙之屏障也。

1963年考一中,首进县城,徒步经五台山下,见满山满坡林木茂密,心生惊喜,想, 钻山林捉迷藏抓特务打游击,特棒。望东一暼,隔一山头有一山头隐隐见土垣短墙,不知其所。

父亲早期的绘画创作

首登五台山,是初一少先中队组织三个小队比赛爬山, 才知道草深树稠拽衣扽裤有多艰难,手脚并用爬到山顶肺叶紧扇也入不敷出唇发紫脸发青头发晕眼发黑叫人刻骨铭心,也见识了全级年龄最小的张志成爬山噌噌噌有多利索,而城里那些打扮入时的女生有多娇气,拉了全小队的后腿不说,直叫我们初进城的乡下娃很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张志成当然是个人第一!

父亲早期的绘画创作

是1964年的春天,那时流行春游。一日午后,风和日丽,土软草碧,麦苗蓬蓬生长,麦牛蠕蠕爬动,队旗在前面引路,迎面吹来杨柳风,杏花雨刚刚下过, 南河水叮咚唱歌,四堵围墙放飞了我们,走捷径, 抄近道, 踩列石,过小河,一路轻脚快步不停, 一路欢声笑语不绝, 登上坡顶急觑,噢,原来是偌大一块平摊院场,四围土墙豁口牙茬,塌七倒八,拾腿即可进出,院南有一突起土台,余皆敞平一片,几堆碎砖破瓦,几个隆起土包疑是坟堆,几蓬干臭蓬,几丛狗尿苔,羊粪滚蛋蛋,满地是地软,兔屎碎成干面面,浅草才冒芽尖尖,倒是一处蛮好的坂上足球场!于是稍事清理碍足绊脚的砖石瓦片,拣大块断碣摆出足球门,一方守,一方攻,你来我往踢起来( 他们早有预谋)少年们正自鸣得意,少年们便得意忘形,乐极生悲,一队员逞能放大脚(规定只踢滚地球)足球飞出断墙,直落西边深沟,紧追慢赶,球掉进了深不见底的窟圈,少年们傻了眼!最终是牛乐璞老师掏了两块钱,雇了放羊娃,才用几丈井绳拴腰缒下取出—折腾到半夜,不欢而散。

父亲早期的绘画创作

以后就听城里的说,山顶原是什么什么娘娘庙,五八年破迷信,神像砸了,庙观拆了…以后更听鲍庸成老先生说,娘娘庙,原来香火很盛, 年年七月十二唱庙会,人们朝山赶会进香看戏许愿还愿,千头攒动,络绎不绝,山前坡上紫荆花刺玫花牡丹花次第开放,闹嚣一春,是新城人的骄傲。以后又听说五台山是南关人的属山,文屏山是新城人的辖区,东关人管北山,有三将军祠, 八蜡庙。西关人呢?马圈山是八里铺的,寺山太远管不着,于是他们争得了搬迁的隍爷庙,占中土之利。有宝地,就地灵人杰,于是西关出了副县长,南关升了正县长,东关有了县委副书记, 新城呢?一时还找不到个副县级以上的,暂付阙如,新城人努力啊!而更长一辈的王尔全老先生是通化新街人吧,他可是静宁兴学办教育的有功之臣,官虽未晋七品,可日趋发展声望日隆的静宁一中永远记着王安卿!

父亲早期的绘画创作

有了首次庙山游,结末的印象是好没意思,以后大概少有登临意,偶尔提起,足球掉进窟圈”成了唯一可博一笑的遇险经历。五台山倒是热门去处,种树去, 团队活动去,游春消夏赏秋去, 登山观景喝风屙屁也去,端午游山更是倾城而去,到了天国冥府争着抢着去!守土重迁,入土为安,伏羲女娲的后代就看重这一抔黄土。君不见,多少年前滑山溜坡造就的这面背阴山坂,形如簸箕,状似屏扇,靠了人们殷殷呵护,草木丰茂,蓊蓊郁郁, 这在十山九秃的静宁域内特立独行,尤显珍贵。天下名山神仙占。于是, 静宁城郊首屈一指的游览胜地,由下而上, 天然五层平台,台台有了坛庙寺观,碧霞元君娘娘庙、龙王庙、牛王庙、 乱石庙、药王洞、香山洞、磨针洞、马王洞,各得其所。安顿好神仙安鬼魂,神鬼本是一家人。于是,阴宅摩肩接踵,挨挨挤挤,迤逦排开, 煞是壮观,且愈造愈豪华,比赛似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他, 活着未免窝囊,死了也要阴曹地府潇洒走一回!于是,当年一扇门板草草的饿死鬼重造墓重打棺庄重的仪式重新排场一遍;于是,引车卖浆者流屠猪涮肠者辈也三代书香转眼成了大文豪,谀墓碑文行情看好—顺便广而告之,鄙人擅撰碑文,能把痔疮说成一朵花,能把牛粪说成锅巴巴。于是,死人与活人争地,寸土寸金,南关八队”的户口一时金贵十分!于是, 人多为患,活着上岗难,死了入土难,计划生育的国策浩荡风行,怀男孕女,行事须慎重,送子娘娘身价倍增,待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偶登庙山,见残垣頽基上,庙观一座座像模像样,娘香火日盛一日,再后来,开山门,建亭阁,造戏楼,庙山突兀起势,旧貌变新颜,吸引游人香客愈来愈多,大有冠压五台之势。院中兀立一碑,镌有粤籍人某某捐金数千元再塑金身云云,窃想这在当年足可供给一名大学生了。2002年春天的一个周日,我忽生动意,兀自登山,巧逢一中青春文学社的师生亦登临游春,正于院中徘徊,回首忽见一二男生闪过众人眼,对着院中那香火炉倒头便拜,我一时愕然,继而茫然,粤人慷慨钱包,甘人亦不吝啬头颅。

或曰:文屏山上讨子孙,五台山下埋先人。阴阳两界,人生两头,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如此而已。而已而已。又曰:文屏山下弄文凭,葫芦河畔装葫芦。其义何解?

父亲早期的绘画创作

对文屏五台真正耿耿于怀的,其实是和辞世四年的赵宗理老师难舍难割的一段情感纠葛使然。1966年文革初,揪黑帮批言论,孙建白老师首当其冲,揭他们结黑帮写黑诗发泄对现实的不满, 孙建白写了一首词,只依稀记得有独步小城墙 柳浪闻莺什么的(可惜永不知道全词了,定会是不错的)一闪念想的是这些老师真厉害,既神秘又让人钦佩,据说孙建白读的是清华大学数学科,教的自然是数学,教数学的程天爵老师脱口背古诗,同样叫人感佩不已。赵老师的是饷答之词,掐头去尾,断碣休抚一句刻印脑海,对碣不甚了了,有高中同学一解释,噢,是这么回事:文屏山庙院里满是残垣断壁,破砖烂瓦、一碑半碣的,一派破败景象历历在目,几个文质彬彬的教书先生走走看看,指指点点,翻翻检检,多少感慨在心头!可也确实没什么摸头,摸了也就摸了。 说,什么断碣休抚分明是反话,是发泄,是念念不忘,是断碣要抚是恋抚不已云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30多年后拜读荷屋诗稿得以窥全豹,原来是念奴娇·春游陇坂真是一阕清丽明快乐观向上的好词!近读司尚德老师再读赵公文,有断碣休抚与彤彤红日时节一章,澄清史实,矫正视听,言述肯肯,终是大家!作为宗理师的同事文友,数十年过从甚密的知己挚友,尚德师与宗理师堪称静宁语文教育界的双璧巨擘,其给静宁语文教育以至文史文化谱写的,创造的财富, 后人难望其项背,斯人去之去矣,老也老矣,让人陡生薪火失传人文断档之慨,徒叹奈何!

父亲文革中自制的信封

二十世纪80年代中期,一中整修校园,广植花木,于中心花园砌造假山喷池,宗理师欣然命笔,题诗一首:移得文屏入泮宫,奔泉敲响石玲珑。莫言山水此间小,競起奇峰摩碧空。刘浚手书,镌刻于山石上,隐匿在树影中,难得为人驻目。而四围十数年前植的树木已然笼盖中庭,幽深校园。新起的大楼气势非凡,衬得文庙四合院愈加颓旧不堪,让人慨叹。记得60年代登文屏鸟瞰县城,一片灰瓦矮舍中,一中校园显豁入目,从牌坊门楼到戟门到大成殿的中轴一线俨然赫然。而今呢,就像几只灰头土脑的鹌鹑混迹于天鹅仙鹤群,无尽的尴尬,难言的无奈!有文庙方有一中,有文庙才得庙山雅号文屏,要说宝地,此真乃静宁文脉所系,五千年华夏文明涵泳哺育,岂可冷落,岂能漠视,听之任之,让其破败!文化根脉这玩意儿焉能认假不认真!文庙之明代建筑,确切说距今459年,459年!四百五十九年的古建筑实在不多!而在它北面的那栋办公楼才10多年,你看那台陷阶错脱皮掉渣千疮百孔漏雨不止的窘迫样儿!

父亲1966年在古建筑文庙前的初中毕业照

权且抄录宗理师38年前的那首词,借其扑面爽气一扫心中郁闷。

念奴娇

春 游 陇 坂

今春友人多以诗词遗余,余文思迟滞。

性复疏懒,久未酬答。劳动节后三日,与

建白、长青登城南陇坂。时新雨初晴,山

川如洗,遂成一阕,以饷诸友。

几番风雨。

望高原。

顿添如许春色。

一洗清晨也因此符合国际社会的期待。对于亚投行与现有几大金融机构的关系山野好。

柳暗花明烟湿。

渠水潺潺。

田畴一片。

浪泛青青麦。

老农欢笑。

此情应会明白。

游侣相伴登临。

寻幽探胜。

管甚路宽仄。

风物由来归我有。

莫道人生如客。

断碣休抚!

新陈代谢。

试问谁违得?

高峰苍鬓。

彤彤红日时节。

一九六四年五月

写于2002年8月20—22日

父亲在苹果园

简介: 此篇文章系父亲所作,我的父亲:黄发明,生于1950年,曾在甘肃省静宁县一中任教,担任语文老师。父亲一生爱好广泛,尤其爱好文学、写作,自习绘画。父亲在职时,对工作严谨、认真,曾多次被评为优秀老师。现父亲退休在家, 在老家农村务有一片苹果园。因为父亲不会上网,我把父亲早期的一些作品( 包括绘画) 整理陆续发表出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走笔

走笔,词语,其意是指挥笔疾书。

丁桂儿脐贴新生儿可以用吗
肝纤维化全疗程用药
三个月宝宝腹泻
福建哪里可以买到复方鳖甲软肝片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