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报早已拉响:你依然扑向虎狼柔情

2019年1期

易刚

2018年8月2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文昌桥上发生一起惨剧: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在桥上接连撞倒多辆行驶中的电动车直至被卡住之后,司机又跳下车来,手持尖刀疯狂刺向被撞者及其他围观人员,导致3死11伤。

更令人震惊的是,就在当天,这个名叫黄日朝的男子,还杀死了4个人,其中1人是和他同居了13年的前女友刘梅。此事震惊了柳州一座城!黄日朝为何丧心病狂滥杀无辜?在他被绳之以法的同时,笔者展开了深入调查,揭开了惨案背后令人嗟叹的隐情……

早有预警:她依然拥抱虎狼柔情

2005年8月的一天晚上9时许,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北区片皮鸭店的老板黄日朝正准备关门打烊,一个甜美的女声响了起来:“老板,给我来只片皮鸭。”正埋头收拾东西的黄日朝抬头一看,瞬间有种被电流击中的感觉——来者是位女性食客,30岁左右,肤白唇红。她一手牵着一个10岁左右的女孩,一手将钱付了。望着美少妇拎着食物渐渐远去的曼妙身影,黄日朝情难自已……

出生于1964年的黄日朝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象州县人,父母均为农民。小时候的黄日朝,因个头小,常被同龄的小朋友欺负。有一次,黄日朝再次被人追打的时候,捡起一块石头,将对方砸得头破血流。虽然父母赔了伤者不少钱,但从此乡邻中再也没有人敢招惹他。这也让小小年纪的他有了一种最基本的判断:人与人相处,谁狠谁占便宜,谁弱谁吃亏。

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的黄日朝在外打了几年工,学到了做片皮鸭的厨艺,并用不多的积蓄回老家娶了老婆,还生了儿子。想添个女儿的黄日朝,让老婆又接连生了两个孩子,结果都是儿子。气恼不已的黄日朝,骂老婆的肚子不争气,夫妻俩常吵。

感觉负担沉重的黄日朝,于1997年从象州来到柳州,在柳北区开了家片皮鸭店。因厨艺好,且店面所处的地段不错,生意十分火爆。也正因为此,引起了一些地痞流氓的注意,他们隔三岔五地到店里“买”东西,说的是赊账,却从来不还钱。次数一多,黄日朝吃不消了。有一次,当几个小混混径自拿了片皮鸭打算扬长而去时,黄日朝提刀冲出店门,迫使他们最终服软。此后,混混们再也不敢骚扰黄日朝。而这次的经历,再次强化了黄日朝“拳头里面出江山”的信念。

久而久之,方圆十数里的人,都知道片皮鸭店的老板黄日朝为人凶悍。为防止仇家报复,黄日朝大量结交“道”上的朋友,与他们称兄道弟,一起喝酒、打牌、赌钱……而对老家的妻儿,却极少过问,顶多每年寄点生活费回去。

在老家的妻子无法容忍丈夫对老婆孩子不管不问,愤而与他离婚。离婚后,黄日朝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继续吃喝玩赌,在柳北区一带臭名昭著。

黄日朝并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有多臭。倒是离婚之后,他倍感寂寞。毕竟,他才40来岁。他四处委托人帮自己介绍对象,可谁敢给他介绍?

就在黄日朝渴求爱情而不得的时候,这个美艳的女人出现了。他悄悄地打听了一下那位美女的底细,这才得知,她叫刘梅,出生于70年代,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鹿寨县人,母亲退休,哥哥姐姐均在柳州市区生活。刘梅毕业后也在柳州工作,并结婚生女。因性格不合,刘梅与丈夫离婚,她要到了女儿杨亚萱的抚养权。此后,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好在刘梅的工作稳定,只是工资不高,能够勉强维系母女二人的生活。

掌握这些情况后,黄日朝便着手拟定追求计划。他借故要到了刘梅的联系方式,此后除了给她片皮鸭销售上的特殊优惠外,还经常开车从刘梅所在的单位“路过”,然后将她捎带回家。

后悔莫及:三观不合的感情危机四伏

黄日朝的用意,刘梅焉会不知?离异单身多年的她,品尝过独自带着女儿生活的艰辛,何尝不想重建家庭?可是,以她对黄日朝有限的了解,此人凶狠好斗,名声不好,她有些犹豫。

感受到了刘梅的迟疑,黄日朝加快了追求的步伐。每逢周末,他都会找一个刘梅难以拒绝的借口,捎上一大袋荤素菜,从柳北区赶到柳南区,施展自己高超的厨艺,让刘梅和女儿打牙祭。吃饭的过程中,黄日朝会将杨亚萱最爱吃的瘦肉夹到她的碗里,一边夹菜一边说:“要是我有个像亚萱这么漂亮乖巧的女儿,每天做梦都会笑醒。”黄日朝的体贴入微,尤其是将杨亚萱视同己出的关怀,渐渐地让刘梅放下了矜持,二人的交往越来越频繁。刘梅甚至带着黄日朝见了自己的哥哥姐姐,以及远在鹿寨县的母亲。可家里人也耳闻过黄日朝的“大名”,無一例外地劝说刘梅,不要和这样的人交往,当心将来有苦果子吃。亲人们的担忧不无道理,可刘梅却有点割舍不下。她对哥哥姐姐们说:“别人也许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他。他对我们娘俩的好,还真不是装出来的,又何必太在意外界对他的评价。”不久,刘梅便和黄日朝正式同居了。

成功地追到了心仪的女人,黄日朝兴奋之余,做出一个重要决定:将自己的店面从柳北区转到柳南区,为的就是方便照顾刘梅和她女儿。此后,黄日朝除了打理店面之外,将全部的心思,都花在了刘梅母女身上。他为刘梅买最流行的服装,给杨亚萱报最贵的校外补习班,还主动承担起每天接送杨亚萱上学、放学的任务,风雨无阻。感觉两人的感情瓜熟蒂落,黄日朝提出了结婚的要求。可是,刘梅的家人却并不同意。基于此,领证结婚的事只好一拖再拖。

随着时间的推移,黄日朝的本性开始逐渐在刘梅面前暴露出来,而二人的矛盾也渐渐显山露水。

也许是柳南区和柳北区的居民们的口味不一样,抑或是黄日朝把心思都花在了刘梅母女身上,从而疏于对片皮鸭店的经营管理,黄日朝的生意一天天变得清淡起来。到了后来,更是江河日下,一泻千里,不得不关门歇业。

见黄日朝因店面倒闭而长吁短叹、垂头丧气,刘梅劝慰他:“店倒了没事,不是还有我吗?”刘梅的安慰只是暂时化解了黄日朝的苦闷。此前,自己白天打理店面,早晚接送孩子,晚上则和刘梅卿卿我我,日子过得充实而幸福。如今突然闲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的内心空荡荡的,也容易疑神疑鬼,总觉得一旦自己不会赚钱了,刘梅会不会嫌弃自己?

为了重拾所谓的“尊严”,黄日朝开始寻求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并没有什么资本积累,而创业的门槛早已今非昔比。所以,他只能去酒店应聘大厨,或者到出租车公司应聘司机。在考上大学的杨亚萱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同时,黄日朝也如愿当上一家酒店的大厨,这份工作还是刘梅的一个朋友帮忙介绍的。可没过多久,他就不干了。之后,他又应聘到出租车公司开出租车。但与他在柳北区经营片皮鸭的生意比起来,收益差不说,还辛苦得多。他又辞掉了这份工作。

这一次,刘梅再也忍不住了,叫他不要老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了。见刘梅训斥自己,黄日朝愤愤然地回应:“我对你们娘俩这么好,难道你们感受不到?如果不是为了你们,我的片皮鸭店会倒闭吗?”

黄日朝的不可理喻,让刘梅极度委屈。此时的她,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和黄日朝虽搭伙过了多年的日子,但两人在精神层面上,根本无法沟通。

该怎么办呢?刘梅内心也没有底。

惨案惊天:“只对一个人好”的爱多么可怕

日子在磕磕绊绊中前行。2015年的一天,出去找工作的黄日朝不慎摔断了胳膊,他想请在广东打工的3个已经成年的儿子回来帮一段时间的忙,可3个儿子打小就与父亲没有多少感情,全都拒绝了他。为此,黄日朝天天骂儿子不孝。有一次,刘梅实在听不下去了,便劝他一句:“那可是你亲生的孩子,骂归骂,语言能不能不要那么刻薄、恶毒?”黄日朝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和我儿子的事,要你管么?我现在天天躺在家里,你很开心是吧?可以在外面为所欲为。”见他越说越离谱,刘梅索性保持沉默。

见刘梅不吱声了,黄日朝更是觉得她内心有鬼。他每天用打电话或发微信的方式查刘梅的“岗”,一旦她不接或没及时回复,他马上就追问:“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信息?和哪个小白脸在约会?”

黄日朝的原形毕露让刘梅深感后悔。就在她考虑自己和他的感情是否还有挽救余地时,2016年发生的一件事,让她彻底下定了分手的决心。

由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僵,互不搭理,故在一日傍晚,黄日朝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而选择去嫖娼,结果被公安机关处理。刘梅获悉此事后,对他仅存的一点感情消失殆尽了,她果断提出分手,还将这一决定告诉了自己的亲人,大家一致支持她的决定。黄日朝虽然感到愧疚,但不答应分手。无奈,刘梅只好求助于社区,社区也安排工作人员多次上门调解,但黄日朝当着社工的面答应改过。可社工一走,他依然我行我素。

2018年3月,刘梅再次向社区求助。在社工苦口婆心的劝说下,黄日朝总算松口,称如果刘梅愿意补偿他3万元的“青春”损失费,他就同意分手。在他看来,刘梅的工资一直不高,肯定拿不出钱来。

谁知,铁了心要摆脱黄日朝纠缠的刘梅,愣是七拼八凑地弄到了3万元,并当着社区工作人员的面,交到了黄日朝的手中。在社工的见证下,双方签署了调解协议,解除了同居与男女朋友关系。

原以为生活会平静下来,谁曾想才时隔一月,黄日朝就反悔了,想复合。可刘梅去意已决,不想再搭理他,并将他骚扰之事告诉给自己的哥哥。刘梅的哥哥一听,火冒三丈,当即打电话给黄日朝:“你敢再骚扰我妹妹,我就对你不客气!”

刘梅的哥哥体格强健,黄日朝内心有些发怵。他转而打电话给刘梅远在鹿寨县的母亲,但接电话的却是刘母的外孙(刘梅姐姐的儿子)。对小姨的事知情的他,一口拒绝黄日朝拜见刘母的要求。黄日朝当即就威胁道:“我现在一无所有,任何极端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外孙只当他是在吓唬人,根本不往心里去。

至此,黄日朝产生了杀人的想法。他根据憎恨程度的大小,决定先杀刘梅及其女儿,再杀其母亲和外孙,然后杀刘梅的姐姐和哥哥,以及一个曾说过“黄日朝与刘梅八字不合”的算命先生。最后,到广东去杀自己的3个“不孝子”。

2018年8月20日,黄日朝携带尖刀,早早就驾驶租来的越野车来到刘梅最新的租住处。他知道杨亚萱早上8点钟前要去上班,于是在楼梯口蹲守。7时40分许,杨亚萱刚打开房门,黄日朝便持刀刺向她的躯干!杨亚萱想往家跑,黄日朝顺势拉开门,将其推进去,并关上门,又对她刺了一刀。这时刘梅从洗手间出来,黄日朝顺手捅了她胸口一刀,刘梅随即倒地不起。

8点多钟,黄日朝驾车离开现场。因为没有凶器了,他到前进市场购买了1把尖刀。随后赶到鹿寨县刘母的住处,将毫无防备的刘母及其外孙杀害。

11时许,黄日朝携刀驾车离开鹿寨县返回柳州市区,准备刺杀刘梅的姐姐哥哥。当车辆由东往西行至文昌大橋时,因前面的车辆行驶缓慢,心急如焚的他便不顾非机动车道有多辆电动车在前行驶,强行驶入非机动车道,且长距离连续冲撞多辆电动车,直至其驾驶的车辆被电动车卡住无法行驶为止。黄日朝见自己的车辆被死死卡住,便下车前行,并持刀疯狂刺杀被撞者与围观人员,导致3人死亡,11人受伤。

就在人们惊慌失措之时,黄日朝又拾起路边的石块砸向过往车辆,并砸中了一辆轿车,结果被从车上下来的两位民警当场抓获。

8月20日,黄日朝被刑事拘留。8月23日,黄日朝被柳州市检察机关逮捕。10月23日,柳州市人民检察院对“8·20”重大案件的被告人黄日朝依法提起公诉。

2018年11月7日,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黄日朝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宣判后,审判长问黄日朝是否上诉。自知罪孽深重的黄日朝,当庭表示认罪,不上诉。

(因涉及隐私,除案犯黄日朝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哪怕他对全天下的人都不好,但只要他对我好,就足够了。”这是很多女人的真实感情观。然而,一个会负天下人的男人,其三观必定是有问题的,甚至是扭曲的。他的虎狼柔情,是要求双倍甚至多倍回报的。一旦达不到期望值,或者出现变故,那么,等着你的必定是血雨腥风。单身的人们,当谨记惨案带来的教训,在择偶时擦亮双眼,务必认清对方的人品。唯如此,才能避免悲剧重演。

编辑/戴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