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百六十四章 借道

2019-10-13 10:05:54 来源: 广东信息港

牧仙志 百六十四章 借道

奕剑门据点。

道牧方才进门,便闻争吵动静,接着既是刀剑出鞘锵锵,只差刀光剑影互砍声没来。道牧本欲询问一番,想想还是算了,便唤阿萌从旁借道而过。

“站住!”一冷酷中年,严词厉色。他见道牧一身道袍不是奕剑门来,正愁同门不得私斗之规,气没地方发泄。

“继况长老,人家来了是客,你这是什么语气态度。”一青年三十余岁

,正站在冷酷中年的对立面。“饶是我李家全面执掌奕剑门,亦没这么蛮霸无理。”

“李长耀,莫管得太宽。”继况脸沉若寒潭,火药味竟因道牧的到来,紧张至顶巅,只差一点火星,立马引爆。

规矩,就是恁般作用。

“公子可是要往奕剑山参宴?”一妇女四十有余,一袭牧袍简洁干净而朴素,修为虽与道牧相同,牧道者独有的气质,却比道牧浓郁凝实。

瞧她与她身后的人匆匆赶来,主要目的不是为道牧,而是来劝架。

“小道欲借道往奕剑门拜访长辈与故友,至于是什么宴会,小道不知。”道牧方才出世不过一天,长达一个月的时间,没收到外界讯息,更何况还是奕剑门,“如何称呼尊长?”

“公子唤我莫欣即可,当不得公子的尊长。”莫欣见道牧一双晶莹剔透的红眼,坐骑一头圆润可爱幼兽,心中已大概猜出眼前为谁。

“莫家人,继家人,李家人……”道牧嘴角微扬,环视众人。

原来,自莫一一脉被侯野连根斩除,奕剑门据点反倒没以往那般和睦。莫白背后的旁系争相入驻,继家,李家,等各方势力暗流涌动。

“创派继家,非废物继家。”继况冷冷道,他感受到道牧细微的神情波动,立马与继砝说创的继家撇开关联。

道牧闻言,呵呵轻笑出声,“麻烦莫师姐领我去传送台。”

不可用一个家族彰显在外咄咄逼人的气质加在这个家族的所有人身上,莫家,继家,李家,哪怕剑机阁,亦有坏人亦有好人。

只不过,家族所彰显在外咄咄逼人的气质,汇聚和同化大多数族人罢。

“家族,国家,宗教,其实质就是群体,均看套用你这感悟。”灭心牧剑淡淡回声,“不得不承认,你脑子还挺灵水,省得本尊大堆说教。”

“人生都看透了,活着还有甚意思?”道牧低吟自嘲,“我果真短命相。”

“那你对人生的理解,可真苍白。”这话一出,灭心牧剑又陷入死寂,不动弹不回应。

莫欣怎会不知道牧与莫家的过节,遂面上惊讶难藏,“请跟我来。”莫欣撇下执法者,转头领道牧阿萌前往传送台。

“站住!”继况剑指道牧,继家执牛耳在既,继况底气十足,无惧执法者在场。“少年郎,你便是红狗道牧吧?奕剑门传送台岂是你这类人可用,亦不晓得你是不是来我奕剑门偷道学剑。”

“老伯,小道习牧,牧道中人。”道牧抖了抖道袍,生怕继况误会什么。

道牧煞有介事的模样,惹得众人哈哈大笑,李家一众笑得甚是夸张。

李长耀见道牧不反驳,已了然在心,他可是听过同门的传说,不仅饕食国一行壮举,亦还有近的青杰雅集会上,李慧雯三女一齐赠糖果之事。

“我陪你们一起去,免得某些宵小作祟。”李长耀收回剑势,示意同门属下同做。特意看继况一眼,而后走来道牧身边,对莫欣道牧,做一请姿。

“劳烦了。”道牧没拒绝,怕生事怕麻烦。遂跃下阿萌,站莫欣二人中间,与其并肩齐步。

李长耀所说非虚,仅仅牧牛城的据点,就让道牧有种奕剑门将乱的感觉,那莫家岂不是更乱,想到这,道牧目光掠过莫欣。

“无需如此,道兄弟予我奕剑门有大恩,李某该如此招待。”李长耀不掩藏自己好奇心,一路问了很多饕食国故事,不涉及秘密情况下,道牧倒没惜字沉默。

道牧?

织府,牧剑山,道牧?

自行跟在道牧他们身后的执法者,反应过来后,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肖菁菁和李慧雯门下学生,自饕食国一行洗礼之后,无不突飞猛进。他们对自己的道坚定不移,而今已成为奕剑门中坚力量。正是如此,肖菁菁与李慧雯今年才决心飞升织女星,寻求仙道。

一刻钟后,众人临至传送台,继璇玑领着一众女弟子正从域门走出。

“继长老。”众人纷纷行礼。

道牧就如沙子堆中的金子,鸡群中的仙鹤。继璇玑一眼就定在道牧身上,抿嘴睨视,“剑牧双修如你二十旬,即已初阶地境,天赋实属甚佳。再努力修行百余年,突破天境桎梏,七夕飞升织女星,不是梦。”

“承继长老吉言,皆是有幸登至天境,定给继长老报喜。”道牧谦逊有礼,让他人找不到任何骂点,“不知继长老当年求得朱果,可有物尽其用。若还不够,晚辈赠予长老一颗。”道牧右手摊开,一枚朱果静静躺在掌心,同道牧的眼眸一般晶莹透亮。

众人心中直呼,道牧非街坊流传恁般无理蛮缠。特别是继长老身后那些妙龄女弟子,皆对道牧投向好奇目光。

“哼!”继璇玑脸色青黑,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继长老……朱果……”道牧挥手叫喊,继璇玑正消失在拐角处。

空气中仿佛还在回荡继璇玑的冷哼,“咯吱”咬牙切齿声。

“她,缘何恁般生气?”道牧满腹疑惑,眨巴眨巴眼睛,因没几人了解继璇玑与道牧有甚过节,亦是十分疑惑。

“兴许,继长老觉得继家大权在握,遂愈发趾高气扬吧。”李长耀轻叹一气,自李雯诗自逐家门,李家后继无人。李慧雯虽有天纵之才,统领之能,可一直都给人感觉少点什么。

“李慧雯仙子较于她姐姐,少几分强势与霸道,多几分恬静与柔情。她本就不是主外之才,更适合主内持家。”道牧有感而发。

床笫行乐时,李雯诗占据主动权,且还有好胜之心。李雯诗则不同,她任何姿势都顺着道牧心愿。李雯诗娇声铿锵,李雯诗娇声柔魅

“道兄弟是见过我家李雯诗仙子?”李长耀见道牧语气,好似跟李雯诗姐妹都很熟恁般,忍不住问道。

“曾寄居肖家,偶闻肖家长辈恁般评价。”道牧微笑以答,完美掩盖心中尴尬。

踏入传送门之前,道牧将手中朱果赠予李长耀,再掏出一枚白果赠予莫欣,再道一声“后会有期”,留下一众艳羡的目光,以及回不过神来的李长耀与莫欣。

“唉,我是莫家人呀……”莫欣对着传送门,喃喃自语。

是啊!

众人皆反应过来,莫欣是莫家人,道牧与莫家有血海深仇。道牧不该以杀莫家人,覆灭莫家为己任吗?

莫家人不该以杀死道牧候大壮,覆灭牧星镇为己任吗?

恁地道牧会这么好心,白果是假,可能有毒?莫欣可是牧道者,怎会不通辨识能力。

离间莫家人?可莫欣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莫家人,旁系外的旁系。其天赋普通,根本就没能力接近权力主轴。

“莫师姐,无需自扰。他所站的层面,非你我可及。拜入织天府前,他便与童伯羽兄妹有不浅交集。他接触的多是肖菁菁,李慧雯,莫甯这类。”李长耀感概之余,脸上无法掩饰的开心,洋溢在表,“站得高的人,皆看得远。看得远的人,皆不留意脚下风景。”

“出手便是白果,朱果,岂是普通人。”传送台一护卫啧啧羡慕,恨不得从李长耀手中抢来那枚朱果。

“当然,也有可能是败家子,牧苍留有诸多遗产。”继况的声音自众人身后传来,语气不无轻慢,更有嫉妒。

李长耀循声望去,便见继况那阴鸷般的双眼,让人甚是不舒服。“噢,继况长老觉得他像吗?”

继况独自一人,仗剑走过李长耀身边,余光睨视二人,“若他不像,诸多灵果堆积,亦还是初阶地境。”

“继况长老所言甚是,不知继况长老离岗何去?”莫欣柔声问道。

“本尊好心奉劝二位主事,赶紧将灵果脱手上报,以免引火烧身。”继况冷笑盈盈,唇翘齿寒,威胁气焰席卷整个传送台。

同门属下,纷纷低头,假装看不见。“继况长老,请留步!”莫欣李长耀对视,目波荡漾,遂一同踏上传送台。

继况闻言,驻步转头,笑脸满是得意,“二位主事,有甚事?”只当李长耀两人服软,是要巴结他来了。

“不知继况长老,是要何去?”李长耀身子半弯,毕恭毕敬,“之前小子多有得罪,还请继况长老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这毛头莽汉计较。”

继况见李长耀如此,骄傲仰起头,眼睛半眯,只差双手叉腰显摆,“自是去伺候那条红狗。”

莫欣李长耀方才恍然,李长耀撇过头,示意莫欣一下,遂站直身体,来至继况身边。

“李某正欲回家探亲,与继况长老同情,如何?”

成都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哈尔滨都有哪些白癜风医院
昆明看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上海精囊炎哪的医院好
邢台生殖器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