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美正在忘却其核心价值观民主需揭秘者

2019-06-08 13:24:01 来源: 广东信息港

孩子反复发烧是什么原因
孩子反复发烧是什么原因
孩子反复发烧是什么原因

我们全心全意支持美国及其对个人自由的维护。与此同时,我们认为,任何国家政府的首要都是保护本国公民。9·11事件发生后,对安全与自由之间的平衡进行调整无可厚非,但小布什发动的反恐战争不应当损害美国的核心价值观。

未经审判就将囚犯无限期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做法是对合法程序的践踏。将用水刑等残酷手段虐待囚犯的行为重新定义为“强化审讯”完全是法律上的诡辩。2003年发生在阿布格里卜监狱的侮辱伊拉克囚犯事件是一次非同凡响的“演出”,展示了迪克·切尼和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引领的一种文化,但这种文化丝毫不符合美国精神,还会为美国的敌人招兵买马起到正面宣传作用。奥巴马停止了虐囚行为,但关塔那摩仍然存在,旧有的惩罚体系甚至还得到了加强。

司法成为行政的附庸

斯诺登和曼宁都算不上是宣传自由的大使。他们二人都违反了法律,因为他们泄露了曾经宣誓保守的秘密。如果任由雇员泄密的话,美国的间谍机构就无法运作了———而当“大规模泄密”成为政治上的噱头,在技术上也可行之后,就需要采取遏制措施了。曼宁以公共利益为依据进行的辩护十分苍白无力:他泄露了超过70万份文件,却对这一做法可能产生的后果没有什么概念。斯诺登初公布的内容是有选择性的,但他飞往香港和俄罗斯的举动却具有破坏性,而且他还泄露了美国是如何监控中国的。美国想要让他接受审判是有道理的,就像对曼宁一样。

然而,他们二人揭示出,美国在自由与安全的天平上向安全偏离得有多远。在斯诺登案中,他揭露的情况就说明了一切。在他出逃后,政府官员强调说,国家安全局搜集数据的行为是经过国会和国家安全法庭审查的;行政部门应当向立法和司法两个部门负责。这一说法更加站不住脚:事实上,国家安全局仅仅是伪造了一个受到司法和立法部门监督的假象。

这一制度的关键是秘密法庭,该法庭在法律框架内解释政府权力,并且定期发布授权令。然而,美国人对于该法庭的裁决一无所知,也无法对这些裁决提出异议。理论上说,如果国会对法庭的判决或者国家安全局的行为提出质疑,它可以对法律进行修改。然而,了解内情的政客们无法在公开场合谈论他们的担忧,于是官员们就无所顾忌地在国会听证会上撒谎。除非该法庭能够接受公众质疑,否则,它将成为行政部门的附庸;也许它已经是了。正是由于斯诺登的存在,这种荒谬的制度正在接受审查。

民主政体需要揭秘者

曼宁所受到的糟糕待遇也应受到重视。被捕后,他事实上被单独囚禁了9个月之久,且条件十分恶劣(官方说法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检方依照极为严厉的1917年《反间谍法》对他提出起诉,这一法律初是为了惩罚叛国者和间谍而制定的,并非针对揭秘者。检方指控曼宁犯有通敌罪,这一罪名可判死刑,指控理由是,他泄露的资料被发布在上,可能被“基地”组织看到。尽管法官否决了这项指控,然而这位意图良好但行为失当的年轻人仍然很有可能面临一个世纪的牢狱生涯。

如此严厉的惩罚既不公平,还会起到反作用。每一个民主政体都需要秘密。但为了揭露滥用权力的行为,每一个民主政体都需要揭秘者。斯诺登的支持者们还指出,这名揭秘者之所以先后逃往中国和俄罗斯,是因为曼宁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对美国来说,如果他寻求在美国法庭为自己正名,结果会更好一些。

很少有美国人对曼宁或者斯诺登深感同情。然而,公众对于秘密的看法正在改变。今年,在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中,认为政府在限制公民自由方面做得太过分的受访者人数自2004年以来首次超过了认为政府应当加强安全保障的人数。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国会议员、《美国爱国者法》的起草人之一吉姆·森森布伦纳曾表示,国家安全局的监控络并不是《美国爱国者法》的初衷。今年7月24日,一项旨在限制国家安全局搜集数据行为的修正案仅以7票之差未能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越来越多的参议员希望加强对国家安全局的监督。甚至连奥巴马总统都重提关闭关塔那摩的承诺,并且开始公布更多有关国家安全局监控项目的信息。

任何一个情报机构都会侵犯个人自由———而美国情报机构在主要职责上取得了成功:它防止了许多袭击。但任何一个民主国家也都需要对这些侵犯自由的行为进行监督。在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国家中,应当理解这种紧张状态的就是美国。美国宪法就是基于掌权者可能犯错这一理念制定的。在曼宁等待法官判决的同时,我们需要铭记这一点。

姚伟涛加盟《飞虎极战》晒制服 与黄宗泽帅气合影
李克强:今年准备在香港和内地试行“债券通”
吃猪肝不去毒或诱发癌症 炒猪肝有哪些技巧
本文标签: